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十分钟恋爱 (上)》

*又名:金玉良缘

隐藏ABO设定,勇利作为家族企业的继承人,被催结婚生子,被介绍和外国商人维克多相亲,一夜情而怀孕。

倒叙。

两个男人,没啥娘的。

叫金玉良缘是因为,这两家都有钱,天造地设。


==============

她们坐在装潢风格现代的日式房间中,身穿改良和服,上午在美容院刚烫过发型,请人做了精致妆容,现在发丝仿佛还在冒着热气。面前精致且价格不菲的樱形和果子只被咬去一片花瓣,香薰蜡烛在房间角落的三角矮柜上安静地燃烧,散发幽香,主人太太在后厨叮嘱着下午茶,仿唱片机形音响正放着钢琴版《蓝色多瑙河》。

下午三点,贵妇们的聚会在一片故作克制的哄笑声中开始了。属于女人的社交场上,报喜不报忧是诸位淑女之间的共识。纵使生活优渥,总归难免些难言之隐,谁家的先生在外购置小筑包养年轻情人,谁家的儿子将重金砸在少女偶像身上,谁家女儿在派对上不慎染上毒瘾。

她们不在明面上戳人痛处,只在结伴返回时,悄悄在包车的后车厢里咀嚼些绯闻韵事。

“听说是个外国人吗?”

“是,俄罗斯来的丝绸商人,此行来日本是为了与森先生签订合同。由森太太引荐,两人才见面。”

“年轻人,还是老头子?”

“能被公子看入眼,也不太可能是龌龊了老头子吧?”

“嚯!当真是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

“看来以后带上女儿去看芭蕾舞,也要小心猎艳的外国人了呢。”

“等等,好像不是那回事吧,哈哈~”

胜生太太旁听过只言片语,将盛有瓷白茶壶与几只精致杯子的托盘狠狠放在桌上,震碎了她们的话题。胜生太太年进五十,身材矮而圆胖,把自己箍在一间墨绿色的中式旗袍中,面色铁青。

她扶了扶蓬松的发卷,装作不将刚才的话放在心上。家庭医生一早来过,结果已告知于她,而此时话题的主角才刚从昏睡中醒来,见到医生在房间里收拾药箱,他不由得吃了一惊。

“早……”

胜生勇利想悄无声息地观察别人一定是非常缺乏礼貌的行为,于是主动闹出些声响,向医生示意“我已经醒了”。

“不早了,已经快到中午了,胜生少爷。”

医生将白天的药按照分量放在勇利的床头,坐在床边督促他。勇利摸向眼镜,为自己戴上后,听话地服药。与外国人见面一周后的夜里,他突然发起高烧,介于体质的特殊,母亲为他呼叫了医生。

“你想好了吗,留下还是?”

医生是个年轻的韩国人,挑起了他一边浓密而黑的眉毛。见到勇利疑惑不解,他接着暗示道:

“我也听说你被安排跟那个美国人见面的事情了。操之过急。”

“是俄罗斯人……”勇利回味了一下医生的话,陡然明白过来,“我没有想好,我……如果我需要你,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越早越好。”

“是的,是的……谢谢。”

“退烧药十二个小时服用一次,维生素C溶剂冲250毫升温水饮用,体温升上三十八度立刻给我打电话。所有的药物对于胚胎没有副作用,关于这点你不需要担心。”

“当然,我对你的医术从不怀疑。”

勇利怀疑医生对数字有着无法克制的强迫症,这不由得让他强迫自己抿着嘴挤出微笑送他离开。等到只剩勇利独自一人,他才发现了房间里突然出现的黑色三角钢琴。勇利甚至不需要走进去细看,也知道那是来自俄罗斯人的价值连城的礼物。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还记得他的名字。一个拥有外贸公司的年轻商人,森健中的生意合伙人,由森太太介绍与勇利的母亲,并安排勇利与这位外国贵客于上周末见面。勇利家经营数十家手工制鞋店铺,需要一个继承人。他在二十岁的时候被医生诊断为授精成功率低下,所以父母开始想为他寻找一个同性的恋人。

勇利将另一个枕头垫在背部,抬高身体,假装在看书,继续回忆起来。他很难相信身体内居然有一个正不断汲取营养的生命在蠢蠢欲动。勇利并不为成为单身父亲或是孕育生命感到担忧,其实他毫无准备,全然处于迷茫当中。

回到一周之前,他被母亲和森太太推向一场同样茫然的相亲中,对方是来自俄罗斯的男人。勇利在被迫试穿第七套西装的时候,已经萌生了敷衍了事的想法。他自从父亲出国后接管了家里的生意,早在见面之前,他就能参透这些身穿低调名牌、外貌优秀的年轻外国人的惯用伎俩。他们在娇生惯养的环境中长大,天生金箔加身,到了年龄就能继承父母的分公司,来到东方寻寻乐子。日本人谦卑的对客礼仪正好搔到这些外国人痒处,让他们流连忘返,不亦乐乎。

“这条领带如何?”

“就是它了,我喜欢这种蓝色。”

勇利受够了无穷无尽地换装,微笑着搪塞过去。

“维克多先生邀请你去看芭蕾舞剧。”森太太挥舞着套着真丝手套的枯瘦胳膊,“千万记得,跟俄罗斯人看芭蕾舞,永远别迟到。”

“我知道,我知道。”

勇利坐在轿车中对着拥堵的路面干着急的时候,真希望自己听进去了森太太的忠告。他想不仅相亲以失败告终,一桩生意同样可能以为他的失礼而被搅黄。等到车子终于在剧院门口停下,芭蕾舞已经开场半个小时。

勇利汗颜,心里一边抱怨着一边跑上楼梯。盛夏的傍晚依旧闷热,他微微拉开领带,走进大堂。节目已经开演,厅堂里相当空旷,勇利一下就找到了他的相亲对象。

那是个高个子的银发外国人,照片里他看着像上三十岁,真人也许只有二十五左右,修身的西装让他看上去有些消瘦。

他显然是等得有些无聊了,坐在大厅角落的钢琴边,用手机调出曲谱,慢慢地弹奏起来。总有人遇上商场、机场和剧院里的钢琴,抱着向路人炫耀的念头,想要上去炫耀两手。勇利见过不少。

勇利悄悄地来到他的身后,看到他放在黑白琴键之上的双手悠然地移动着。外国人看向曲谱,时不时抬眼瞄向门口,似是期待着勇利的出现。他的手让勇利联想到了白鸽的翅膀,自然而矛盾得同时体现出柔软与力度。温柔的钢琴声如同流水般倾泻下来,混杂着手指按压琴键发出的脆响。

勇利不由自主地开口打断了他的演奏:“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

钢琴声瞬间停下,维克多喜出望外地转过头来:“胜生勇利,我还以为你不会出现了。”

“抱歉。”勇利又献上了这些外国人喜欢的谦卑模样,鞠了个三十度的躬,“我没想到路上居然会塞车。”

“我想我们错过了王子的舞会。”维克多转过身来,将交指相握的两手放在膝盖上,对勇利微笑:“不过幸好我们还有四小天鹅和魔王。”

他体贴到不给勇利尴尬的机会,用话语填补了空白:“你比照片中还要……”

维克多摸向嘴唇,挑着眉毛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语:“英俊。”

勇利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连忙摆手:“太过奖了,维克多先生也是……比照片中年轻许多。”

维克多说得不假。勇利在日本人中算不上最为外表出众的一流,但是恰如其分的举止和予人干净整洁的印象,让他十分讨人喜欢。况且他也不像众多商人之子一般,巧言令色、巧舌如簧,倒让人觉得难得的真诚。

“让我把刚刚的曲子弹完好吗?”

勇利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维克多的容貌,他又转了回去,给勇利留下了背影。

“你喜欢贝多芬?”

维克多接着问。

“我……并不讨厌。”

“许多人只听过第三章,我见过很多人,很有钱,装作有学识有文化。他们问我,这是肖邦吗,还是舒伯特?我说是贝多芬,勇利,你很难想象他们当时的表情有多有趣。”

“我听不出他的悲怆。”

“这一点我并不否认。”维克多背对着勇利,但勇利猜测他在笑,“悲伤向来是无法共享,也无法感同身受的,不是吗?”

维克多不再说话,演奏起来。此时剧院内响起圣桑的《天鹅》,钢琴声被许些淹没了。

 

TBC.

写在后面:

突然感觉,在现实世界里,没有人会把性别这种一看便知的属性挂在嘴上吧?

那ABO的世界,我认为也是一样的。把ABO文中常见的语句搬到现实世界实在太可笑了:

那是一个可爱的女人(omega)

你居然是个男人!(alpha)

所以在文里就没有一直说这个,实在是,噗哈哈哈,破坏气氛。

最后,悲怆奏鸣曲第二乐章,我发在了这条博客之前,给没有听过的读者感受一下。悲怆奏鸣曲有很多乐章,如果搞成了第三,那就真的是灾难了。

 
 
评论(8)
热度(252)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