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维#Ain't Afraid to Die(上)》

*注意!是无差!无差!没有h但是无差!请读者适度避雷!
*开头可能有点奇怪,慢慢看慢慢看w希望你们喜欢!
*文名就是不惧怕死亡的意思。

===========

“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就在这啊……”
一个年迈的老人踩在小板凳上,在木吊柜深处摸索着装着肉桂的玻璃罐头。
一只咖啡色的小狗正在厨房的长桌下安静而温柔地注视着老人,看到他两腿打颤,它也警觉地趴了起来,担忧地抽着湿漉漉的鼻头。
人到了老年,反倒在很多方面像个婴儿似的。他变得记性差了,脑筋也不好用,年轻人喜欢的时髦东西掌握不来,腿脚也不方便。他像个学步的孩子笨拙地爬下立柜,在裤子上蹭干双手。缓慢地走向客厅,拿起移动座机,拨通了号码。
小狗快速跟了过来,跳上沙发,把头搁在老人腿上。
电话通了。
“嘿,莉莉。”
老人的粗糙的手指勾着小狗脑袋上的卷毛。
“好,好啊。开车小心点,尤里要跟我说话吗?”
他发出浑厚而沙哑的笑声。
“小伙子,我在等着你呐。准备了你最喜欢的普罗皮什。你已经十六岁了吧,这次可以陪我喝点酒了吧?嗯……我的后背已经转好了……你的教练?呵呵,你该报上我的名字,他在我手下练习三周跳的时候,可比你笨拙多了!”
“嘿……艾琳娜,我的小可爱。想念外公了吗?”
他卧在沙发里,像个调皮的小伙子,掐着嗓子逗外孙女开心,穿着灰色袜子的脚趾头都蜷曲起来。最后,他挂断了电话,拍了拍小狗的脑袋。
“莫吉托,今晚给你做个你最喜欢的牛肉派好吗!”
莫吉托高兴地吠了一声。
老人颤颤盈盈地站了起来,走向卧室。莫吉托只能呈现黑白灰颜色的眼睛忠诚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它喜欢他的主人,这个高大的老头年轻的时候一定结实健壮,肌肉干瘪以后,宽阔的骨架依旧支撑着他的身躯。他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衣着永远干净整洁。
他不同于那些偶尔出现的其他年轻人,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在莫吉托的世界里,那是清澈见底的浅灰色。
莫吉托追了一会儿尾巴,跑进卧室,看到老人正面对着一面摆满纪念品的墙壁。
除去那些古董青花瓷、泰国神像和俄罗斯套娃,架子上还摆满了相框。
他牵起钉在墙上的一块暗金色的圆牌,就像牵起恋人的手背,轻柔地吻了上去。
“我真希望你今年还在,我很想你。”
他哽咽起来。莫吉托担心地呜呜直叫,但老人很快收拾好了情绪,用淡褐色的手背抹去眼泪,钻进厨房忙活起来。
香气四溢。他年轻的时候对烹饪一无所知,但后来他有了爱人。后来收养女儿,抚养她长大,女儿结婚带来了外孙。他变得精于此道了,毕竟这世上对于这个八十九岁的老人,没什么比亲人更加珍贵了。
他把烤盘送入烤箱,煲上汤,把甜点放进冰箱,已经热得浑身大汗了。窗外飘着雪花,莉莉一定堵在高速公路上了。老人拿出一个个精心挑选的礼物,放在圣诞树下。
他坐在摇椅里,想要歇一口气。莫吉托又蹿了上来,不安分地叫着。
“嘘——莫,让我在他们回来之前眯一会……”
莫吉托用湿漉漉的鼻子顶着他的手。
“等一会,再等个半小时你就能吃到牛肉派了……”
他还是在疲惫中沉沉睡去了。梦里很冷,冷的刺骨,而且是全然的黑暗。他想他一定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所以才会在醒来时发出尖叫。
身旁的莫吉托正在歇斯底里地拉着他的裤腿,他以为是烤的食物糊了,匆匆站起来,本以为腰间会传来剧痛,但意外的,疾病暂时饶过了他。
这时,传来门铃的响声,一定是莉莉回来了。
“这就来。”
莫吉托执着地咬着他的裤腿,老人无奈,只能先将它关在宠物栏内,过去应了门。
他大大地打开门,发现一个打扮滑稽的中年人站在外面。身材矮胖,长着两撇滑稽的小胡子,眼睛炯炯有神,是典型的小狗眼。还有那一头浓密的褐色卷发,让人觉得可笑。
他一开口,浓重的日式英语冒了出来。
“呜呼……”中年人的上嘴唇抖动起来:“尼基弗洛夫先生?”
“是的,是我。”
“你好,我是维克多。”
中年人伸出肉肉的手,跟他握了握。
“维克多?噢……那可真巧,我们同名。”
“我的家人一般叫我小维。”
“有何贵干,小维先生?”
“我来带你离开,维克多。”
“什么?”
面对老人疑惑不解的表情,小维眨了眨他亮晶晶的眼睛。维克多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像身后的客厅看去,一个人卧在摇椅里,老人能看见他白花花的头发。
“我死了……?”
“没错。”
小维紧张地搓了搓手。
“可我的女儿和外孙外孙女正在回来的路上,我还有一只狗。我不能离开,这是我和我爱人最后生活的地方……”
“放松点,伙计。”小维抖动着他可笑的小胡子,“等到莉莉回来,她会发现你已经平静地离开了。莫吉托会和你的外孙们生活在一起,尤里会继续你的事业,而艾琳娜将健康地长大,遇到一生挚爱。”
“真的?”
老人眼里盈满泪水,难以置信地看着小维。
“现在你该跟我出发了,维克多。你一直想见的人正在等你呢。”
说完日本小胖子优雅地转过身去,抬着他那粗短的小腿,走了起来。他在十足路口停下,示意维克多跟上。
“这里已经不是属于你的世界了,快跟上!”
“我最想见到的人……”
维克多心怀希望,最后望向他心爱的莫吉托,跟上了小维。
道路在他的脚下迅速后退延展,一片黑暗向他袭来。维克多很怕,但小维似乎悠然然地,哼着小曲前进。
完全的黑暗后,星河在他面前展开,维克多望向脚下,他走在宇宙之中,繁星如同银色的细带,在他的身边延伸向宇宙的尽头。
“人们管这叫走马灯。”
小维说道,紧接着,一连串五颜六色的东西像陨石带一样向他袭来。
维克多看到了北京火锅、猪排饭、他年轻时最喜欢的阿玛尼套装、安全套、冰鞋、花束。
“这些离我太遥远了……”
维克多感叹道。
“现在感觉一切回忆近在眼前,是吗?”
“是的,索契冬奥会仿佛就在昨天,不,是一个小时以前。”
维克多将手伸入流动的回忆当中,一个硬硬的小东西撞上了他的手指。维克多一看,那个金色的戒指又出现在他的手指上了。
“我在芝加哥的时候把它弄丢了,他还生我的气了。不过一个月后,他的也丢了。真是命运的巧合,于是我给他又买了个镶钻的,那年我都四十岁了……”
一片带着臭味的婴儿纸尿布飞来,贴在维克多的脸上。
“勇利干得好事!”
维克多笑着朝小维解释。
“莉莉在我三十五岁的时候来到我身边,她才三个月,那么柔软那么脆弱。我和勇利的整个世界……我从没感觉跟勇利如此相爱过。”
维克多擦去泪水。
“我们都不是想要收养孩子的人,曾经不。但有一天我突然觉得,我想要一个孩子,将他所有的善良和美好都继承下去……在那之后我们依旧吵架,勇利被婴儿的哭声折磨得几乎发疯。那段时间他参加了环日本表演滑,他可不放心把莉莉留给我……那天他生气了,换尿布的时候把尿布甩在我脸上。”
维克多加快了脚步,他想早点去到勇利身边。


TBC.
小维是谁呢ww熟悉的大家都懂的
莫吉托是马卡钦的曾曾孙了吧!
维和勇的小外孙叫尤里,是为了纪念他们的挚友,嗯嗯。
维的手是褐色的是因为老人会长老年斑。

 
评论(6)
热度(68)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