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微博上的段子全收集 1》


目前为止发在微博上的一些维勇脑洞和段子,风格杂乱,请注意避雷。请注意礼貌交流。
没什么意义,给自己归个档,有非常感兴趣想看成文的可以留言!

1.
一个维勇奥尤以及全员的梗!
这个是在今早坐车的时候想起来的,我家在沿海城市然后早晨的时候海上会起雾,走在跨海大桥上,完全看不到对面的陆地,以及远处的海面,就是一条长长的笔直的大桥,在雾气中延伸。
维勇奥尤等人,就是一些毫无关系的人,被困在了一条这样的大桥上。
突然弥漫的雾气让他们在桥上停下车,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维勇是一对已经结婚的同性夫夫,正需要一笔巨款来通过代孕拥有属于自己dna的小孩。家里是勇利做家庭主夫,维在外挣钱的状态,过得都不是很宽裕。维极度想要小孩,但是他并不知道勇利把两人的存款拿去做小额信贷投资,并且被套牢拿不回来了。勇利天天打电话恐吓那个欠钱不还的,鬼鬼祟祟。然后维以为勇利是背着他偷偷有了别人。
另一面奥尤在谈恋爱,但是奥来自ysl家庭,尤里来自传统东正教家庭。尤里是见过奥的父母回酒店的路上,尤里本来就心高气傲好不容易拉下脸皮去伺候奥父母,因为奥父母不接受gay,尤里被酒瓶爆头,正用手捂着伤口骂骂咧咧。
J.J是借了勇利钱的人,要救自己的未婚妻,正拉了钱往医院跑。迈克尔和妹婿埃米尔搞偷du的,车上拉着神神道道的印度教徒披集。
大雾迫使这群人停车,下来。故事由此开始。
维和勇首先发现,他们能隐隐约约从海上大桥看到对岸,但是却无法从桥上回到陆地,因为桥已收尾相连。
jj和埃米尔迈克尔是最想离开大桥的。所以他们往桥尽头奔跑,结果埃米尔和迈克尔发现jj带了大量现金,打劫了jj并将他扔下桥(桥下是海水)。
披集神神道道说他们遇到xx神的惩罚,因为这个桥上有4个同2个贼1个警啥啥的都说对了。大家觉得这个泰国小孩不简单,对他特别看中。
然后这个桥上真有一个警,就是李承吉,李承吉发现偷渡之后就把披集塞警车里了。
总之这几个人每个人都有问题。
勇利把钱拿走了感觉对不起维克多。
维克多怀疑勇利对他变心。
奥害尤里被打非常愧疚感觉情感要走不下去。
然而尤里表面生气,其实内心是忧愁,因为奥见尤的东正教爸妈估计也是这态度。
李的警犬狗子老死了,自己身为警察不被市民尊重,生活也一团乱。
披集是信奉真善美的,结果看到这群人在灾难前这么乱糟糟就很失望。
勇利发现米麦二人拿着他的钱,掏出藏了手枪威胁他们还钱(持枪合法国家),李承吉要制止冲突,这时维下意识把勇利挡在后面。
维发现勇利真相后,问勇利怎么不跟他说。维觉得勇利就是商人之子为了钱啥都爱钻,而且维老怕勇利会离开,对两人之间的关系缺乏安全感。
后来众人误会解开,迷雾就散了,都开车离开了这个桥。
补充。维特别想要小孩的原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勇利无法离开他。勇利特别想挣钱是因为他在家主持内务害怕维因为这个觉得他没能力而离开他。总而言之,矛盾的核心就是“我好爱你好爱你好爱你但是我没法说出来做了错事怎么办”

2.
想了一个维勇梗哈哈哈……
维克多是一个科学家,他跟随母亲姓尼基弗洛夫,然而他的父亲其实姓弗兰肯斯坦。
维克多生活在十九世纪科学与宗教斗争的时代,自己用得肺结核死掉的男孩的身体通过炼金术创造了奇美拉。
就是勇利啦,有鳃的生物,手臂可以快速变异长出羽毛飞行。维克多在地下室悄悄地教会勇利人性和语言,同时勇利在镜子里摸着自己的脸,他前生男孩的记忆慢慢涌现。
维克多不允许勇利与外界接触,只有在深夜会把勇利带去海边潜水和飞行。
勇利有一次趁着维克多外出,一个人偷偷跑了出去,飞回自家的牧场,见到母亲宽子。结果宽子吓得大叫,引来教会人员,维克多想要救走勇利,但是勇利被执行火刑烧死了。
维克多赶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勇利的碳化尸体,就在他绝望大哭为勇利收尸的时候,尸体断裂成两半,灰烬中躺着一个新生的小婴儿。
(没错啦有凤凰的属性!)

3.
#维勇#
一个梗。
勇利是超级宅男,喜欢一个叫做维恰的少年偶像,住在未来。
勇利买了个可以造梦的机器,在梦境里跟维恰去约会。梦里的维恰又温柔又绅士又风趣又甜心,勇利更加沉迷,觉得维恰真太甜,跟他在海里潜过水,在空中看过银河,跟维恰讲了很多自己心中的恐惧,生活的烦恼。
然后在勇利朝梦里的维恰告白的时候,维恰说自己其实并不是勇利喜欢的那个人气偶像。勇利笑着说当然不是了,他只不过是勇利的幻想。后来勇利就醒了,奇怪的是再也无法梦到那个维恰。
后来勇利再梦到维恰的时候,维恰变得任性又暴躁,总是爱耍着勇利玩,吊勇利的胃口,就在勇利要跟这个维恰ooxx的时候,另一个维恰出现了。告诉勇利,温柔的维恰一直是真实存在的人,而暴躁维恰才是勇利对于现实的yy。
维恰就是那个小明星,靠着自己努力渐渐火了起来,在一次赶场中出了车祸,变成植物人。经纪公司为了延续维恰的名气,就把这个事情蛮了起来,通过全系技术和整容把另一个人打造成了维恰。
勇利使用造梦机器,意外接受到植物人维恰的脑电波,所以跟他在梦中产生了互动。勇利知道真相后开始找寻现实中的维恰,他走遍了医院没有找到,后来在一家很不起眼的福利院里见到了一个叫做“维克多.尼基弗洛夫”,躺在洁白的床上在春风中长久地昏睡。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后来留给别人去yy吧。

光鲜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平凡而温柔的内心。别人眼里他高高在上星图璀璨,其实他一直安眠在喧嚣的尘世当中罢了。

4.
维勇梗
黑帮维x赏金猎人勇利
维是黑帮老大的鹅纸,平时在交响乐团当首席小提琴,偶尔帮家族运送一些非法物资。勇利是个表面上看起来很面瓜的在俄留学生,其实是随便用什么工具都能杀人的最高级杀手。
有人要买勇利去杀维,勇利就把枪塞进琴匣里装作是交响乐团的新人混进去了。听到维在音乐会开演前说起自己的孩子,让勇利心软了。
(其实是马卡钦,勇利以为那是维的孩子)
音乐会上维有一段独奏,维起立之后一个红色的激光瞄准点落在他的燕尾服上,然后观众发现开始尖叫暴动,维也非常有大家子风范站着让勇利随意。
结果是橡胶子弹,维醒来发展自己在地下小诊所然后被铐在床上了……

5.
维勇
维克多是魔法学院的毕业生,在麻瓜世界变魔术参加选秀大火,惊动魔法部上级。然后勇利作为调查员就搬进维克多公寓,在维克多参加比赛的时候施魔法干扰维克多。 ​

6.
维勇
两个人领养了小孩,然后维带小孩很认真,勇利带小孩反而可怕。勇有几次土下座自我检讨,说是因为小时候都在训练滑冰所以缺失童年,所以跟儿子相处就特能作。
维坐在日式榻榻米靠椅上睡着的时候,勇利带着儿子给维克多化了妆。维克多醒来之后没有察觉就出门shopping了。 ​​​

7.
#维勇#
(昨天说的)
(没营养)






“你的脚好冰,手也是。”
“我刚刚在厨房,腌了蒜。”
“唔姆……听上去不错。”
“你喜欢,不是吗,维克多。”
“当然。我有点想日本菜了。”
维克多慢吞吞地移到勇利身边,卷起被水溅湿的短袖,从勇利的头上拉了下来。然后慢慢地脱掉肥大的短裤,将勇利冰冷的双脚夹在自己小腿间。
“你想……?”
“不……我有点累了,勇利。”
“我也是。”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我的屁股很疼,维克多。”
勇利的声音像柔软的棉花糖。
“我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疼。”
“每天只有一份沙拉,一块鸡胸肉,一个番茄。”
“我在晚上闭上眼看,幻想自己在吃烤肉,然后咀嚼空气。”
“嘘……勇利,是睡觉的时间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维克多?”
“大概我比一般人饿的慢,别再动了,勇利,我的全身也很疼。”
“明天休假我不会离开床的。”
“我也是……”
“有时候我因为尿意醒了过来,却没办法把自己挪到卫生间。于是半睡半醒间梦到了外面在下雨,维克多,然后我……”
维克多吻了吻勇利的嘴唇。
“嘘……我都睡着了。”


8.
也想过维勇的abo,a维o勇。
维是一个重心不在爱情上的庄园主。
有的人一谈恋爱智商就掉光了,直接恋爱脑,生活就剩下谈恋爱和生理需求,维是那种不切换恋爱时段都很冷淡的人。
勇是个内心只有维但是为了不耽误事儿而忍住情感的世袭管家,自己没有父辈干得好,一直有一点自卑。(管家这种职业累到一定程度,几乎所有业务都得起码会个入门,最后一个睡第一个起,我很好奇这种职业会不会长寿)
发情期也不是那么玄乎的东西。勇利的爹不是o,所以爹是能打的。到了勇利这代是o,每个月就有几天嗜睡、乏力冒虚汗,清晨七点应该叫维起床,偶尔就会睡过头。
维有时在屋里谈生意,勇利坐在办公室外面等着送茶点的时候支着脑袋就睡着了,一磕头发现维在面前笑着看他。勇利就觉得很失职很羞愧。
晚上维泡澡过后换上睡衣一边酝酿睡意,勇利得站在一边念庄园上下的财务状况。维这时候就会切换恋爱模式,让勇躺在床上自己电了煤油灯帮他算账……
勇利第二天从维床上醒来,捂着脸感觉更失职了。然后被维信息素干扰,精神会更被镇定,更爱犯困,但是猛吸两口又很爽。

9.
#维勇#
胜生勇利感觉很奇怪。
清场之后,只剩下导演、摄像和一位场务。他被维克多按在草堆里,这一幕从维克多把他狠狠揍了一顿,开始扒他的裤子开始拍起。
勇利的脸已经被化了受伤装,他稍微舔舔嘴唇就能尝到人造血浆发苦的味道。
维克多打了他两拳,把他按在枯黄的草中,撕扯着他的裤子,想进到他的身体里。
勇利发出两声绝望的尖叫。
他一边告诉自己要入戏,一边想起些无关紧要的琐事。
这档电视剧的由一家著名电视公司出品,限制级情节向来真材实料。勇利感觉维克多的那玩意垂下来碰到了他的尾椎,维克多开始一边骂着粗话一边顶撞起来,摄影机就举在勇利背上,给维克多特写。
他很怕维克多起反应,那样秘密就暴露了。即便是在这个圈子里,知道他和维克多关系的也只是少数人。
他俩圈子不同,勇利是街头被导演看上的草根,气质比较少见,演了两部青春爱情连续剧,被跟一个当红女演员捆绑销售炒了起来,维克多是科班,二十岁之前就有扎实的话剧经验。
很多人都误以为演员都是没文化的蠢货,而维克多大多时间只要看一遍台本就能记住。他今年三十五岁,自己导演过两场话剧。
这是维克多的电影,勇利被经纪公司打通关系强行塞进男配角这双不适合他的鞋。他们想让维克多和勇利组成荧幕情侣,殊不知二人已经在暗处为这一场戏真做了许久。
维克多拧他腿上的肉,把他翻了过来。这时勇利按照剧本里写的那样,开始求饶,忏悔他不应该跟女人结婚生子。维克多打他又吻他,最后两个人缠绵在一起。
勇利发出喘息和呻yin。这在他听来太假生生了,他跟维克多真正做这个的时候不是这样。维克多一直很温柔,即便是他狂野的时候,勇利感到的也只是舒服。
勇利有些自卑,演技上还有太多能跟维克多学习的了。他们俩在片场见面,还要装得跟新人见到前辈似的毕恭毕敬。
他们不能说太多话,否则就会引起媒体灵敏的嗅觉。
勇利感觉自己起反应了,他环住维克多的腰,将两腿之间藏在阴影里。
“cut!可以了!休息一下过来看看效果吧。”
维克多迅速拉过后勤抵来的浴袍盖在勇利身上,然后用另一件裹住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勇利。
两个人都有点脸红,各自去了房车。

10.
#维勇#
(大概是abo设定)
穿着加厚夹克的银发男子坐在机场的长椅上等待着从日本飞来的航班降落。
圣彼得堡在下着小雪,跑道泥泞不堪,已经晚点了半个小时了。
一个带着红色贝雷帽的小男孩在远处掂着脚在一架展示钢琴上用一根食指敲着生日快乐歌。
男人把小男孩喊了过来。
“再、再吃一块。”
小男孩戳了一下男人鼓鼓囊囊的口袋。
“好啊,亲我一下。”
男人笑起来,点了点自己的酒窝。小男孩爬上他的膝盖,十分敷衍地在男人脸颊上吧唧了一口。男人把口袋里的玩具熊、擦鼻涕的手绢、小号保温瓶、手机依次掏了出来,最后是一板开了口的酒心巧克力。
“最后一块了,不能让你爸爸知道。”
“好。”
小男孩含住男人的手指,流着鼻涕咀嚼起来。
“飞机怎么还不到呢?”
“因为天气不好,飞机开在天上会颤抖。”
“诶,我长大以后要做飞行员,这样爸爸就能按时回家了。”
“你不想和我学滑冰了?”
“滑冰没有开飞机有意思。”他拽了拽男人的袖口:“我想尿尿。”
这时广播中传达了航班着陆的消息,男人看了看旅客出口,捧起花束拉上小孩走向卫生间。
“爹地……等等我……”

胜生勇利走进到达大厅,在人群中搜索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地上,一片红玫瑰的花瓣寂静地落着。
一双小手从后面揪住了他的耳朵。

(小男孩能揪住勇利耳朵是被维克多抱着的高度啦。)

11.
#维勇#
“喂,那件事情,都有聽說吧?”
“什麼什麼?”
“要聽就湊過來些啦!喂,那邊的那個,要不要聽!”
“維克多就算啦,那傢伙總是沉迷些小魔術小把戲,動些討女孩子歡心的心思。在兄弟會裡名氣很臭!”
“嚯!原來是這樣?啊……就是這麼回事來著……聽說二年級那邊,有人自殺了。”
“誒?!真的假的??”
“是個日本的留學生,聽說被學長霸凌,忍不住產生輕生的念頭,跳樓了。”
“是從宿舍的窗戶跳下去的。”
“搞什麼啊……我們的寢室就在二年級同樓層,這回半夜不敢獨自去廁所。”
這時一個俊美的藍眼睛少年湊了過來,笑嘻嘻地問:“你們在說什麼呀?”
“啊……哈哈,沒什麼大事。”
“差不多該上課了啦。”
俊美少年太過受女生歡迎,在男生之間就稍微受到疏遠了。他就是愛變魔術的維克多,成績吊兒郎當,卻很討神父喜歡。
這夜維克多半夜因為漲尿醒來,套上鐘形罩衣走去廁所的路上,看到走廊裡傳來低微的哭聲。他尋聲找去,看到一個穿二年級制服的少年蹲在走廊裡哭泣。
“發生什麼事了?”
“眼鏡……嗚嗚,我的眼鏡。”
似乎是因為丟了眼鏡而哭泣。維克多蹲下陪他聊天,又尋找了好一會。少年幽幽地隱藏在陰影中,只是哭泣。
“你不要哭啦。”
維克多靈機一動,在少年的耳邊一搓,變出一枚硬幣,又再手中一藏,拉出一條彩帶,把少年逗笑了。
“趕快回去吧,熱被窩在等著你。”
維克多拍了拍少年冰涼的肩膀,見他消失在走廊深處,自己也回了床上。
第二天早上,維克多突然睜開眼,問同室的同學:
“那個自殺的同學,是不是帶著眼鏡?”

12.
#维勇#
胜生勇利躺在床上纹丝不动。
他的学长,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今天在橄榄球赛上赢得了关键的一球,为学校赢得了奖杯。维克多被灌了不少酒,起了一趟夜,阴差阳错地上了勇利的床,紧紧地贴在他后面。
“呼呼……软软的小猪……”
维克多一条腿骑在勇利胯上,让他浑身一抖。 ​

13.
#维勇#
过了一会,就在维克多在舒缓的三味线音乐中犯困的时候,一个少年捧着浴盆走了进来。
他轻声细语地告诉维克多,自己是七号技师,负责来给维克多服务。然后矫健地爬上维克多的脊背,骑在他身上,一双柔软而粗糙的手覆盖住宽阔的肩头,富有技巧地按揉起来。
维克多瞥见少年的浴衣下结实健美的大腿根,干练的黑色短发,还有鼻尖上溢出的细密汗珠。少年的英语说得一般,要比划半天维克多才能明白他的意思。
后来他收下小费,鞠躬离开了。
第二天维克多才知道,那是旅店老板的儿子,因为没有会英语的按摩师,才派他来的。少年叫勇利,在学校的棒球队,所以手掌才粗糙有劲。
他咬着布丁叉子坐在走廊下纳凉,灵活的眼珠子偷偷转向这个外国男人,好奇地打量着……

14.
#维勇#
“我甚至可能都不是最爱你的那一个。”
勇利颓丧地捂着眼。见识到了维克多表演滑的现场后,整个晚上他都不是滋味。
“我的意思是……我当然愿意为你付出生命。但是,你的追随者里可能有极端到为了你去自残甚至伤害亲人朋友的人。我也许没有他们那么狂热……维克多,我感觉我输了。我的占有欲太卑鄙了,抱歉,但是我很不安。”
维克多笑起来。他跟勇利躺在浴缸的两天,他抬起湿淋淋的脚,踩在勇利肩上。
“看来你对金牌上瘾了,勇利。不……”
维克多吻着勇利的脚背。
“你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追随者。你是知己,也是对手。所以,勇利,你一直是你。不过为了我跟别人攀比这一点……”
维克多轻轻地咬了一下勇利的脚趾。
“我倒是觉得挺可爱的。”

15.
一个维勇维想不定的梗吧。
维克多是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在外彬彬有礼形象风光,在内还是有许多麻烦的。比如说被室友排挤啊被人偷东西啊。
他有一个爱好,就是上niconico/ytu(大概吧哈哈)看一些视频,有个解说一直是跟吸引他。声音还算好听,不是很火,但是内容很用心,最恐怖是日更。维因为自己有点交友问题,所以绝大多数时间就花费在虚拟世界,加了他喜欢的up主的ins,ytb账户关注等等等。
跟蜗牛一样害羞的这个日更狂魔开了fb问答征集,维就去投,还在现实当中无意的推销这个up。他身边的女孩都觉得这个很诡异,但是维就是很喜欢这种干货up主。
后来有一天维看到那个up上传了自己的生活的视频。维立马去看,然后就吓傻。up本人住在一个非常破非常糟糕的二居室里,卧室里做视频的设备都很破,房间里摆满杂物和泡面,外面的小厅里有一面镜子和破破烂烂的衣柜。然后那个up指着猫眼说,这里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维就被吓傻了,up平时都解说恐怖系列,他就感觉跟这个up再接触下去会遇到恐怖的事情。
维给好友克克安利这个视频,克克说,这不就是维小时候住的地方吗(维小时家庭环境很不好)?
维简直感觉自己被视jian。后来的确up是维身边的同学勇利,维丢东西也是勇利偷走的……

 
评论(10)
热度(43)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