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勇维#非梦》

“总觉得勇利今天有哪里不一样。”
“诶?没那回事……”
“别往后退啊……要我仔细观察一下……”
“其实……没什么变化……”
“嗯,变高了。”
因为穿了冰鞋。维克多作为裁判不需要上冰场,这样相对差距就变小了。
“连身形都威武起来了,武士勇利。”
“就算维克多这么说,我还是我啊。”
“啊,这样的话,接吻不就很方便了?”
“诶?!现在吗?!可以吗!”
“为什么不行?”
“因为这里是……”
“这里就不可以吗?”
“啊……眼镜。”
看不清维克多,只有个修长朦胧的影子。皮肤也失去了温感,究竟是在哪里呢,像在温泉里那样浑身都没有负担,也像在空中一样感到不安。勇利扶着维克多的腰,他的身体是沉甸甸的、上面覆盖紧致的运动服。
他吻住维克多,轻轻地吸着形状优美的上唇,然后咬住下唇微微拉扯。热的鼻息喷在他的鼻尖上。为什么他能将吻进行地如此温柔而有序呢。他控住维克多的后颈,将舌伸进口腔。因为这里是勇利的领地,维克多无处可去啊。
只能看着我,在我身边为我而活。
“从哪里学的呢,勇利?”
“是啊,我也不知道……”
勇利昏昏沉沉地回答,迫不及待地吻着维克多的脖颈、额头和脸颊。接着就像从小孔中吮吸柿子的甜汁一般再度吻住维克多的嘴唇,维克多的回应太成熟了,但勇利并没有慌乱起来。
他摘掉手套,捋住维克多的散发。
“哈——呵啊——”
勇利剧烈地喘息起来。
“梦吗……”
又太过于真实。
比赛结束了,只是在这个夜晚,人生突然平静下来。未来又会怎样呢,在何处落败或者胜利。但只要是跟维克多一起经历,勇利就忍不住激动起来,睡意全无。
日式房间的拉门留着一道缝隙,勇利觉得好奇,难道他睡前忘记拉上了吗……

fin.
我已经混乱了……

 
评论(1)
热度(32)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