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石青#天井里的浮士德 2》

前篇点我



 

“怎么回事……?”

江雪没有抬头,但警觉地用余光观察着石切丸。

“大概那边还在装修吧。”

“噢,也是。我还以为地震了。”

石切丸听信了江雪的解释,低头继续吸面这让江雪松了口气。

“石切丸,这段时间就早点睡吧。”

“可是我最近要加班啊。”

“不要妄图跟医生讨价还价。”江雪阴沉下脸:“给你的营养品里加了安眠的成分,如果不早睡的话,就没有作用了。”

石切丸瘪了瘪嘴,起身帮江雪收拾起餐具。

“江雪,我的学生跟我说了件挺有趣的事。”

“什么?”

“占卜。还帮我看了手相呢。”

“噢,怎样?”

“哈哈,其实我不太想承认我相信这种事,不过偶尔听听也蛮有趣。他们说‘老师最近要逢桃花运呢’,而且是个美人。”

“漂亮的女人吗……”

“啊……”石切丸心说兴许是个漂亮的男人:“江雪,你也相信这种事?”

“人或多或少都有信仰。而我不满足做虔诚的信徒,要成为传递歌颂者。”

“你搞得太严肃了,早知道就不问你这个问题了。”

石切丸同江雪告辞,打包了一份夜宵回到自己的房间。电梯间里有个没见过的陌生男子,不断向空气辐射热度和汗味。石切丸皱着眉回到家中,恍然发现时间已经接近九点了。

“哦呀……”

石切丸回想起白天的一幕。课间他同几个学生围坐在一张课桌前,长发的女生将一副塔罗牌摊在摊在桌上为石切丸占卜运气。她翻开了第二张牌,上面画着一个山羊头的怪物,用铁链束缚一男一女。恶魔。

“老师、老师……”

为他占卜的女生慌张了起来,磕磕巴巴地解释道:“也不要完全相信啦,总之……啊,总之算命这种东西,信一半不信一半就好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就是啊,老师!这东西根本不准的!”

“美沙之前还算我会发财的!结果呢,第二天就丢了钱包!”

“所以说,我只要相信自己最近会有桃花运,至于秽气的就当做不知道就好喽?”

年轻男老师的微笑让女生脸红起来。

“那么姑且把第三张牌也解读给我看看吧。”

“是。”

月光下,石切丸翻开日程本,把夹在其中的卡片抽了出来。他皱着眉头研究着上面的图案,蓝色的背景下,天使在向人间吹响号角。

“传递歌颂者吗……”

石切丸不以为意地随手将塔罗牌丢到桌上。

 

第二天石切丸下班的时候碰上了前天在电梯间里看到的陌生男人,他穿了一件工字黑背心,正敲青江的门。

他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就在石切丸想上前制止的时候,青江开门了。

“你不开门在搞什么呢,小兔子。”

男人靠近青江,挤进门里。

“等等……你现在不能进去。”

青江撞到了门框上,疼得五官扭曲起来。

“不是说好了今天替我服务吗!”

男人气势汹汹地推搡着青江朝房间深处走去。石切丸站在远处观察目睹了一切,激烈地争执、以及青江越过男人肩头投来的求助的目光。

“你是谁啊!”

石切丸拎着公文包赶了上去。

“上班族,没你的事,老子付了钱的!”

男人说着挥舞起拳头朝着石切丸的脸揍去。青江立马拉住了他。石切丸有些惊讶,没想到青江竟能单凭一只手将男人的暴怒制止。

“石切丸,没受伤吧?”

“我没事,倒是这家伙……”

“的确是我跟他约定在前,这里就交给我吧。”青江抱歉地笑了笑:“谢谢你为我出手。”

男人得意地朝石切丸耸了耸鼻子。

“你不是已经急不可耐了?快跟我进来。”

青江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拉着男人朝屋里走去。

“喂!你这家伙,要是敢对青江。”

石切丸借照在脸上的一缝光线还想再说点什么,门已经在他面前无情地合上。他瞠目结舌,在黑暗中酝酿起愤怒。

“可恶!可恶!”

他气愤于青江的妥协,更多的是自己的不果决。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联想两个人在房间里正进行着何种勾当。青江年轻而瘦弱,不知他会被男人如何索求。

“我……”

如果青江干这种行当谋生,石切丸又不知道该如何阻止他。魁梧的男人已经跟青江独处了一会儿了,石切丸好几次举起手想要敲开门,却无能为力。

他在门前伫立了一会儿,最后魂不守舍地回到家中。房间里干燥舒适,没有走廊里飘散的从天井底溢上的油烟味,苍白的墙壁让视网膜刺痛。石切丸努力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学校的午餐、学生课间谈论的话题一瞬间都变得模糊。他就像突然重度近视般,只能感受到傍晚暧昧的光线。

唯独青江的双眼是清晰的,他求助急迫的眼睛在脑中挥之不去。

 

石切丸跑到青江家门前,将耳朵贴在上面。

粗糙的呼吸和心跳声中,他隐隐听到难耐的呻吟。

他气得怒吼一声,炮灰自己家中,趴在地上从床底翻出高尔夫球杆,就奔向了青江的门口。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陈旧厚重的大门上狂砸起来。

“青江!!是我,快开门!!”

他只是个普通的教师,如果真的有冲突发生,只能希望江雪能及时出现替他医治伤口。紧张的石切丸没有发现的是,今天江雪的诊所门口紧闭。

门后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谁啊……?”

懒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是石切丸!”

门应声而开,青江衣着完整地站在里面。他看到石切丸,随即露出笑容。

“你的脸怎么了!?”

青江的眼眶旁边擦破了一块。

“被那家伙不小心打到了。”

“那家伙……!”

“他已经离开了。要进来坐一会儿吗,请你喝咖啡。”

“他离开了!?什么时候!”

门旁的浴室隔间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响,石切丸疑惑地望去。

“别在意,老房子了。下水管时不时的就闹动静。来嘛,我的咖啡很好喝哦。”

石切丸尴尬地把高尔夫球杆立在门口,随着青江进了客厅。

客厅的一半空间被躺椅和一个气泵一样的机器占据了。

“我……我是做这个的。”

青江把一本图册扔给石切丸。石切丸翻开,里面是纹身摄影。

“刚刚那个人一个月前就交了钱,结果正好赶上我搬家,就一直拖着没给他纹。结果今天闹上门了吧……诶,其实昨天就来了,我好不容易哄回去了。”

“原来这样。”

青江把咖啡端了上来,坐在客厅吧台的另一头正对着石切丸。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可是那家伙……”石切丸担忧地看着青江的伤痕:“果然一会儿还是找江雪……”

“不用了。”青江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脸颊:“不是太严重。估计那个客人疼得太厉害,挣扎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打到我了。以前还遇到过女客人,哇,把我的手都掐青了。”

“哈哈哈……很有趣哦。”

“说起来也真是倒霉。”青江把一块手柄递给石切丸看:“给他做到一半的时候,针嘴坏掉了,所以他就不得不提前回去了。以后再也不会接这么凶的客人了……”

石切丸摆弄了一会儿。

“这个,我大概会修。”

“真的?!能拜托你吗?”

青江的眼睛亮了起来。

“嗯,最近有些忙。后天来找我取,怎么样?”

“实在是太好了。”

青江跳下高脚凳,走到石切丸背后,轻轻地抱住他。

“今天真是……太感谢你。如果石切丸不在的话,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我真不知该怎么办。”

“青、青江——”

“还有你现在赶过来,谢谢。”

石切丸脸红起来,青江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要柔软。他的确胡乱地臆想过这具身体,冲动和情欲冲上大脑,他不知不觉忽略了这个拥抱的突然和微妙。青江甚至依赖地用头蹭着石切丸的脊背,环在腰上了两手也慢慢收紧。安静之中,石切丸没有说话,尽情感受青江的体温、香气、胸膛的轮廓。直到青江放开他。

“抱歉……我稍微有些激动了。”

“没、没事啊!”

“那么就全靠你了……我养家糊口的工具……!”

石切丸离开的时候,红潮还没来得及从脖颈后头退去。青江靠在门框上目送石切丸回家,那高大的身影一步步向昏暗的弧形走廊深处走去,正如他一步步坠入情网。

身旁康宗诊所的广告灯箱黯淡无光。青江得意地笑了起来。

此时,浴室里断断续续的动静打断他接着幻想即将成真的美梦。青江重重地关上了门,回到弥漫着血腥味的浴室。之前石切丸的到来打扰了他的计划,已经打磨锋利的小钢锯就放在一边,妹妹已经等不来青江为他庖厨,就着那人的腿啃起来。

“求求你……放我……走……”

刚才跟青江发生口角的男人躺在优美的猫足浴缸中,他的头太阳穴被尖锐的纹身枪戳了个洞,后脑一片血肉模糊。

“很疼吗?应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吧?”

“我……走……”

男人艰难地动了动手指。

“你的脑袋坏掉了。”青江指了指自己的头顶:“所以动不了,懂了吗?”

“你这个疯子……”

“嗯,可不能这么说。”青江把妹妹推到一边,熟练用锤子敲断了男人的手臂,开始卸胳膊。

青江舔了舔嘴唇,用袖子蹭掉溅上脸颊的血珠。

“如果你没有打我的话,说不定会放你一把。不过已经没有后悔地余地了,跟你的今生说再见吧。”

青江举起锤子一下下砸向男人的头颅。晃动的发丝缝隙见,被覆盖的红色眼眸渐渐皱缩成一道金色的横纹。



TBC.

以前收录在本子里未公开的文,现在本子还剩余个位数,所以放出~

这个文有车,车我就不发了啦~~~~大家自己去买本子吧~

贩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8wEIE9&id=536665687857

 
评论
热度(22)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