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立草# 吃火锅》

童年初恋啊啊啊




“欢迎回来,今天吃寿喜火锅。”

“我回来了⋯⋯”

哲学系的二年级学生青柳立夏踏进玄关,蹬掉鞋子用脚趾摆正。刚刚回来的时候,因为正是准备晚餐的时间,所以走廊通道里吵吵的,有一股不清新的味道。但是回到家里关上门,不知为何就很安静。

“这周下雪了。”

站在厨房里慢慢搅调羹的男人说。

“是⋯⋯在学校里看到了。”

立夏慢吞吞地把塞在行李箱里的衣服掏出来,塞进洗衣机。

“画画有受影响吗?感觉挺潮的。”

“在家里开了空调,所以没有。”

立夏倒好了洗衣液,走进厨房站在厨师身后,用手指碰了碰高领毛衣上露出的脖子。

“冰吗?”

“好冰!”

“我买了电影票,明天一起去吧。”

凭借两人的关系,立夏知道他就算已经有安排,也会随之拒绝掉一同前去。

“立夏对爱情片有兴趣啊⋯⋯”

“看看嘛,又没什么损失。”

男人扎起辫子,下发际线处有短短的打卷的金色碎发。

“草灯⋯⋯”

“嗯?”

“不要吃饭了,来做吧⋯⋯”

立夏把他压在被炉下面。毛衣被推到腋下露出胸膛,草灯的皮肤白的像欧洲人,却没有什么红润,稍微一吸就能留下一个淡紫色的印子。

立夏的手指朝着他的胸膛潜入,就像测试弹性一般,稍微用力地抚过他的皮肤,指尖跃过凸起的疤痕,一直从领口的上方冒出来,扒下了草灯的眼镜。

“我在学校的时候想你了。”

“想我就打电话啊⋯⋯”

“想试试作为战斗机你能不能感觉到⋯⋯”

“哈⋯⋯”

“转过去。”

草灯趴在被炉里面,微微抬起臀部。牛仔裤很快被拉下来了,皮带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立夏开始抚摸他的身体,把他弄得黏糊而湿润。

草灯趴在地上抱着枕头垫住脸颊,听着锅盖在水沸腾后发出的嘎达嘎达的声音。他看到立夏的衣服被丢在了面前的沙发上,接着是裤子、内裤。

一个干净结实的身体从背后贴了上来,立夏挺了一下,草灯倒吸了一口气。立夏二十一岁,草灯快三十岁。差不多十年过去了,亲热不是第一次,有时候立夏会这样一回家就开始。

草灯开始被带着晃荡起来。立夏伸出舌尖,舔着他的耳廓。他很细心也很温柔,不会恶意地亵玩对方的身体,有时候轻轻地咬着下巴或者按摩头皮,就能让草灯得到快感。这种羁绊比主仆之间的契约来的还要强烈。

“立夏⋯⋯”

草灯挺起胸膛逃避揉动的指尖。

“不许逃开啊。”

立夏把他翻过来,让草灯环住脖颈。

“舒服吧?”

草灯发出沙哑的喘息。

“舒服吗?”

“啊⋯⋯嗯⋯⋯”

洗衣机叫起来的时候,立夏还在他身上耸动着。

后来两人赤裸地躺在温暖的被炉下,立夏玩着草灯的下唇瓣。

“我饿了⋯⋯”

“好,十分钟晚餐就能准备好。”

“之后还想再做。”

“嗯。”


 
评论(5)
热度(63)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