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第十一章》

*维勇1V1,会有其他CP出现

*中篇,隔日更

*人格分裂维克多X精神病学医生勇利

*悬疑向,不病态,不虐,没有第三者

*后期有车,正经谈恋爱,非炖肉文

*感谢评论交流:)

*如有BUG感谢指出

*年龄操作全员+4岁


第十一章 外出觅食

内奥米注视着站在一排堆满糖果的货架后的亚洲青年。他已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两三分钟了。他叹了口气,手臂中夹着已经选购好的毛绒玩具,把果冻放了回去,换成棒棒糖。这里不过是家医院一层出口的礼品店,全然不值得他拿出在百货商店购物的耐心来对待。

所以内奥米怀疑他是个小偷。她把手放在座机的听筒上,一旦青年轻举妄动,她就打电话给保安。毕竟在医院做销售员的日子实在太无聊了。青年穿着身蓝色的运动卫衣,围着一条同色的围巾,他的脸一半藏在口罩下面,另一半被眼镜片的反光所遮盖。他磨磨蹭蹭地把棒棒糖又换成了薯条,过了会又换了回来。

内奥米实在按耐不住替他着急的情绪,主动走了过去。

“您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啊……那个,我只是在犹豫能给切除阑尾的病人买点什么。”

“噢?”

内奥米看到他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金色的简约戒指,来了兴趣。

“你的女朋友住院了?买点香薰怎么样,能让她在病房里放松一些。”

青年也看向自己的戒指,像是下意识的炫耀一般,他将手背轻轻翘了起来,金色的表面在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晕。那是一枚新的戒指,他可能刚戴上不足一个月。

“其实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已经给他挑好礼物了。我想他等我等得已经不耐烦了,就这根棒棒糖好了。”

青年付了款,将糖果折断塑料棒从口罩下方塞进嘴里,跟一众开始轮班、心情不佳的医生,带着拖布和水桶的清洁工,和推着轮椅的护工挤上电梯,回到十一层。他穿过七扭八绕的走廊,与来往飞奔的急救医生和护士擦肩而过,最终回到了病房。想到未来也要在这种地方工作,他的内心倍感压力。

病床上一个身形细长的男人躺在上面,面色略微发黄,脸颊上几乎看不出的雀斑这几日因为肝功能受影响而显露出来,他的嘴唇有些干燥,周围长满短短的胡茬。银色的长发被随意揪成一个髻搁在枕头上,宽阔的额前密布冷汗。他蓝色的眼睛追随着青年环绕过病床,里面写满了不情愿。

内奥米显然是将青年和住在十楼的那个系黑红大丽菊腰带、上周三昨晚痔疮切除手术鬼哭狼嚎的印度人联想成一对了。如果她知道青年的恋人正是这个轰动了半个医院的睡美人,她一定会缠着青年问个不停。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拾起勇利垂在身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离开得太久了……”

“是你生病的时候,就像个撒娇的小孩。”

男人的英俊已经在他因为昏迷入院的第一天传遍了整个内科诊室,在他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这风波漫及外科。进而通过护士科的发酵,延伸至后勤和来谈生意的医药公司。女医生和护士都偏爱于他,每人都接着巡房换药插尿袋送餐的借口来一睹他的容貌,如果他还醒着,就趁机攀谈两句。

他连在麻醉剂药劲过去后被疼痛折磨时的表情都那么让人垂涎,更别提温柔微笑的时候。连争风吃醋的男医生都来凑凑热闹,好奇这个夺走整个医院芳心的病人的尊容。

他们一个个借着尴尬的理由冲进房门,折磨着男人的隐私和尿道。

“尼基霍鲁夫先生,您该换药了。”

“昨晚睡得还好吗,尼基霍夫曼?”

“来擦个身吧,尼基妥耶夫斯基先生!”

一个德国裔的男护工走了进来,男人拽住了被子,用带有俄罗斯腔调的英语说:

“你可以用名字称呼我……我的男朋友是医学院的学生,我想他可以代劳。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如何?”

“原来你已经有男朋友了?维克腿儿?”

他愤懑地离开了,顺便带走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布丁。


“还很疼吗,维坚卡?”

青年拉下口罩,把脸庞露出来。维克多显然他姗姗来迟而不满,尤其是刚才有个护士给他换了便盆。

“我很抱歉,说好了要陪你过圣诞节的……”

“我给你带了个礼物。”

青年从身后掏出一只玩具狗,凑到维克多脸上,学着动画人物的嗓音:

“想我了吗,维克多,汪汪!”

“哈哈哈……马卡钦!”

维克多笑起来,他的腹部便跟着疼了。昨天换药的时候他头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伤口,腹侧的一块因为碘酒发黄的皮肤上,被切开过的表皮组织被暗红色的线缝合在一起,医生说应该不会留下疤痕。他也这样祈祷着。

“今晚住下吧,求你了,在圣诞节求你别留下我一个人。”

“好。”

青年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呜……一股西番莲味,好恶心。”

维克多吐了吐舌头。


胜生勇利慌张地摸到眼镜,为自己戴上。

他难以想象刚才那个密闭的小空间里发生过什么,也许是维克多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也许是他在浴缸里睡着了,有那么一刻他的意识变得空白,就是那一瞬,他体内的两个人格产生了呼唤。仿佛有人触碰了古堡内钉在墙上的暗门,维克多被翻转的暗门带入陷阱,而原本被掩盖住的黑暗面显露出来。

维恰的嘴唇非常红,就像刚刚喝过鲜血。他慢慢爬上床,浴巾下什么都没穿。在他如同猫一般优雅地拗下脊背,缓步膝行时,勇利能透过灯光看到白色的毛巾下有什么在晃荡。维恰的表情没有侵略性,如同醉态般柔和。

“真抱歉,看来我打搅了你们,是吗?”

“维、维克多……”

“他是上过你了?还是你们还没开始?”

“够了,别再过来了!”

维恰跪在床上,拉住勇利的脚腕,让他的臀部抵在自己的膝盖上。

“为什么不行,明明都是同样的身体。”

“放开我。”

“勇利……都不记得了吗?这个身体给予过你的……”

“维恰!”勇利弹坐起来,与柔软的维恰对峙:“我和维克多曾经认识?”

“嗯……你问自己不就好?”

“为什么我和维克多会有同样的围巾?

“同样的水晶球。

“还有取相同名字的狗!

“还有那枚戒指……维克多之前的爱人,是谁……”

维恰的眼神仿佛在说他知道一切,但他轻描淡写地撅起嘴唇:

“勇利,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何况你和维克多准备杀了我……”

维恰摸着勇利的下巴和脖颈,慢慢将浴衣剥下他的肩头。

“维克多不是那种人。即便维克多打算这么做,我也一定会阻止他。”

“可笑,你明明已经被他迷惑到失去原则啊。我也很喜欢你,不能留意一下我吗?今晚是平安夜,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好吗。”

“啊、嗯?”

“勇利的第一次,我会很温柔的……不管你想要什么,都能从我身上索取。”

勇利推开维恰:

“不依靠你,我依旧能找到方法帮助维克多。”

“太残忍了啊,勇利……那我要出门觅食了。”

勇利装作听不见维恰的威胁,跳下床把自己锁在浴室里。维恰在外面换衣服,勇利甚至能感觉到两人之间只有一门只隔,他的背影被印在磨砂质地的玻璃门上,而维恰仿佛一个无声的鬼魅,在外面摸着勇利的阴影。

然而勇利拒绝了他的邀请,他离开了,留下一声门的响声。

勇利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小时前他还在跟维克多接吻,而如今维克多受了另一股力量驱使,在圣诞节的夜晚丢弃了他。他还沐浴在维克多留下的水汽当中,一切都昭示着维克多曾经存在的痕迹,但此刻维克多却从这个世界上短暂得消失了,让勇利无处可寻。

“维克多,求你了快出现吧。在圣诞节求你别留下我一个人……”

他想起跟维克多一前一后在寒冷的雪夜散步时的场景,他的手上套着维克多温暖的手套,他们没有像情侣一样牵手,但勇利已经心满意足。维克多把他抱在邮筒上,踮起脚温柔而拘谨地吻着他的唇角,他吻他布满伤痕的手背,吻正在气头上的尤里,吻马卡钦耷拉着的长耳朵。维克多的消失让勇利感到无法忍受的寂寞和遗憾,他仿佛不是正在维克多的浴室,而是被人丢弃在了一个陌生人的家中,这里的空气、温度、时间的流逝都让勇利感到难受。

但他只能停留在此处、无处可逃,因为回到自己的公寓,在别人都和家人团聚的时候,一个人在冰冷的卧室中被黑暗吞没是更为恐惧的事情。

勇利揪了块手纸,擦掉鼻涕。他打开门出去,放开了被迫团在餐桌下面睡觉的马卡钦,把它带上床。

“起码今晚你能陪着我,马卡钦。”

马卡钦发现勇利哭过了,它舔着勇利咸咸的脸颊。大概是维克多平时有带着马卡钦一起睡觉的习惯,它非常自然地在勇利的臂弯中爬下,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我们一起等着维克多回来吧……”

勇利在哭泣后的倦意中很快睡着了,大概是半小时后,他听到门锁传来动静。也许是尤里从同学家回来了,他一定会嘲笑勇利被维恰甩了。勇利继续装睡,但他继而听见属于维克多的喘息声。

那是维恰,他踢掉了鞋子,像狗一样抖掉了一身雪沫。

“你醒了?”

维恰看着睡眼惺忪的勇利,将杯面扔到餐桌上,开始烧热水。

“你去了哪,维恰?”

“便利店。今晚是圣诞节,附近的几家都关门了。好饿,好饿啊……”

他皱着眉,告诉勇利:

“我想维克多一定是想给你留个好印象,所以才刻意这样做。我想他很爱你。”

“什么?”

“他今晚没吃饱。我醒来之后,肚子饿得够呛,嘴里还有一股漱口水的味道。他还把毛给……”

维恰一边脱下外衣一边不屑地道。他快速走近勇利,吻住他,开始揉捏勇利的躯干。

“等等,维恰……”

“确实该等等了,我还饿着肚子呢。”

维恰放开勇利,给自己冲上了泡面。他此时的确和维克多别无二致。

“你不会以为我把你扔下,出去过夜了吧?”

“呃……我……”

“我不会那么做的,那对你太残忍了。圣诞节的时候就应该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TBC.

维恰说外语是有口音的,因为他来自于仙女ver的维克多,那时候的维克多还没来美国太久。

开头的维克多没有人格分裂症,所以性格明显跟现在的短发ver有区别,融入了维恰的孩子气。如果有读者没看清他得啥病我在这在复述一下,阑尾炎。

下一章只有蹭蹭diao……我怕办真事俄罗斯醋王能自己跟自己醋死。

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qwq


 
评论(54)
热度(342)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