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第二十三章》

*维勇1V1,会有其他CP出现

*中篇,隔日更

*人格分裂维克多X精神病学医生勇利

*悬疑向,不病态,不虐,没有第三者

*后期有车,正经谈恋爱,非炖肉文

*感谢评论交流:)

*如有BUG感谢指出

*年龄操作全员+4岁



第二十三章 猫与猪与狗与仓鼠

 

四年前的一则通话

“您好,这里是胜生乌托邦,我是胜生宽子~”

“啊,妈妈。”

“勇利——!”

“抱歉。这时候才打电话到家里,已经没什么大事了。”

勇利将棉被拉到下巴,盖住了声音。如果不是因为优子将医院里发生的事泄露给爸妈,勇利本想就此掩盖下去。

“怎么可能没什么大事,那是脑震荡啊。前田家的二儿子喝醉把车开到电线杆上,才得了脑震荡。”

“轻度而已,只要稍微休息两天,就能康复了。”

“从医院辞职吧,这种工作太危险了。”

“嗯……我也正有此打算。”

勇利担忧地弯曲起膝盖。不知母亲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到何种程度,他并不打算告诉母亲让人难过的真相。就借此机会,按照家里人的意愿离开医院好了。

“你姐姐她,要结婚咯。”

语气变得轻飘飘的。勇利知道,只有母亲非常高兴的时候,才这样甜蜜地说话。

“啊,这样吗。”

“对方是商业街卖保健品那家的儿子啦。他蛮有钱的,这样家里贷款也能减轻不少。你姐姐很开心,爸爸妈妈也很喜欢女婿呀。”

“嗯。什么时候结婚,我会把礼物寄过去。”

“不回来吗?已经很久没回家了,那时候学校也在放假吧。爸爸妈妈都很想见到你,姐姐从来不说,但是也在挂念你的消息。婚礼的时候你能回来,她会比所有人都高兴的。”

“那……我稍微计划一下。”

勇利鼻子发酸,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脸颊碰到枕头,额头上的伤口就开始隐隐作痛。

“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呀,在那边。受伤了有人帮你做饭吗?”

“嗯,其实……”

勇利用大拇指拨动无名指上的戒指,轻轻地说:

“其实我,有恋人了。”

“真的、真的吗?”

电话那头母亲惊喜地问道。勇利已经可以想象母亲挥舞着圆胖的手,呼唤父亲到电话边的场面。

“对方是哪国人,美国人吗?比你大还是比你小,姐姐的婚礼,一起邀请来吧。太棒了,一直听不到你的消息,妈妈还有点心急了来着。”

“俄罗斯人,比我大四岁。婚礼的事,我会跟那个人商量的……”

“俄罗斯、俄罗斯是……”

“就是地图上在中国上面的国家。”

“啊、啊……你们平时说英语?”

“嗯。”

“年龄大你一点也好喔,勇利的确适合成熟一些的类型。”

勇利听到了父亲“呼哧呼哧”的笑声。“太好了,家里要热闹起来了”,在那边如此低语着。

“啊!把恋人带回家的话,就睡勇利的房间好吗。不行不行,单身女士还是要独立的卧室比较好。哈哈,这就派人去把客房收拾整洁。”

勇利紧闭着眼睛,逼迫自己说出那句话。

“妈妈,是男的。”

“欸,欸?”

“我的恋人是俄罗斯的男人。”

“男人吗?”

“抱歉,这才跟您说。我知道您要失望了。那是我选择的人,我很爱他。”

“没有在开玩笑吗……勇利?”

“抱歉。”

那边安静了下来。过了几秒,突然传来剧烈的喘动:

“欸、为什么……你的想法无论什么爸爸妈妈都接受了,去美国读书也是,做医生也是……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呜呜……”

母亲在那边哭了。勇利怪罪起自己,他的坦白冲淡了父母对姐姐婚礼的喜悦。

“抱歉,过段时间再打电话给您。”

勇利掐断了电话。

 

皇后剧院迎来了它今晚的客人。

金碧辉煌的复古式转门前车水马龙,带着红色圆帽的门童忙碌于停泊豪车。尽管已经告别了冬季,依旧有身穿香槟色修身晚礼服的贵妇人身披奢侈的动物皮毛,手挽绅士、婀娜地走上台阶。

胜生勇利从未见识过这场面,他站在维克多身边,略带紧张地将手插在裤兜里。

“放轻松,你今晚英俊极了。”

维克多舔了舔手指,润湿勇利的嘴唇。

“维克多……你要知道我可没附庸过什么风雅……他们看上去都是有钱人,我有点不适应……”

“其中不少人的礼服是从一次性租借的。而他们只要一听说你是名校毕业的医生,都会争先恐后地来跟你握手交换名片。相信我,我每天帮有钱人理财,他们之中罹患心理疾病的可不少。”

维克多牵住勇利的手,走上台阶,通过旋转门,进入金棕色装修风格的大堂。他们的正上方悬挂着带状的巨型水晶灯,在脚下的几何图案大理石砖上投影七彩的光芒。大堂尽头的修有左右两条巴洛克风格旋转楼梯,通往剧院的二楼包厢。

“给,你可以看看。”

维克多消失了一会,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两本暗红色的小册子。

“这……这不要钱吗?”

“当然,里面是节目介绍。我们是首席的座上宾,首演结束后,宴会厅里会举行庆功宴,那里的食物也是免费的。”

“好……”

勇利翻开今晚的节目介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引得周围人的侧目。

“哈哈哈……这居然是尤里吗。”

他把一张照片指给维克多看。那是一张黑白照片,尤里站在空旷的芭蕾舞教室里,舒展着优美的身段。他的面庞一半被头发遮住,看上去美而忧伤。

“哇哦,意料之外。”

维克多儒雅地抿嘴笑了起来。开演之前,就有不少人过来和维克多握手。“谢谢你介绍的股票”,“你应该过来认识一下尼基福罗夫先生,他能用你背着老婆私藏的小金库创造奇迹”,维克多在外人面前变成了另一幅精明冷漠的模样。他朝着肩膀甩头,将三七分短发撩向鬓角,矜持而优雅地执着一杯永远不会碰的香槟,扬起眉毛聆听每个人的谄媚。

“我正有一份适合您的产品,回头打电话给您,谢谢您的信任。”

维克多送走最后一人,回到勇利身边,跟他碰杯。

“把你冷落了。”

“没事,我能理解……”

“我可不能把你一个人留下,这种场合可是不少文艺界的同性恋者的狩猎场。我们入座吧,勇利,这里只有没完没了的纠缠。”

维克多喜欢香槟。他将两人的高脚杯喝了个底朝天,还给侍者,拉着勇利钻入猩红色的华美垂幕后,寻找起座位。

A区的贵宾席是柔软的沙发座椅,勇利才在里面坐了不到十分钟,便犯困了。

“你说尤里正在做什么,维克多?”

“好问题……嗯。他可不是会紧张的人。普通人临难而惧,可尤里不会。”

勇利点头,开始认真阅读起介绍册。舞剧是有关纳西索斯的神话,自恋情结的词根也是源于这位角色。纳西索斯是希腊神话中河流神与森林神之子,在他降生之时,便被预言:只要不看见自己的模样,就能长命百岁。纳西索斯拥有罕见的美貌与玲珑气质,然而就连世上最美的女人的穷追不舍,他也不为所动。终有一日纳西索斯在小溪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从此与自身坠入爱河、鬼迷心窍。结果,他走入溪中,走向那个令他沉迷的美人,在水中溺死了自己。

舞剧的主角纳西索斯本为男性,但是因为身体纤细优美,本应由女演员扮演。尤里硬是用自身的天赋与特质争取到了这个角色。

勇利合上小册子,就在此时,灯光变暗,演出开始了。

舞台上亮起迷离的灯光,奥林匹斯诸神、森林中的精灵在音乐中依次登场。故事的开始,讲述的是厄科被赫拉夺去声音、只能重复他人话语的后半句的剧情。之后舞台陷入一片黑暗,再度明亮的时候,纳西索斯——尤里出场了,他穿着肉色的紧身衣,彷如赤身裸体,头上戴着花冠,在山间漫步。

从未目睹过自身惊人容貌的年轻天神,眼中布满迷离,在初春柔软的草丛中欢跃着,而爱上了纳西索斯的厄科悄然地跟随其后。

纳西索斯停下脚步,扭过柔软的腰肢,望向漆黑的森林。

“是谁在那里?”

“在那里。”

林中的人低语。

“为什么要躲起来?”

“躲起来。”

“让我看看你。”

“看看你。”

这时厄科扑了出来,想要张开双臂抱住纳西索斯。纳西索斯吃了一惊,敏捷地后退躲开了。他对厄科心生厌恶,痛诉:“你这莽撞的家伙,不如早些死得好!”

“死得好!”

厄科正是由首席之争中败给尤里的女演员扮演。

他二人在林中展开追逐,纳西索斯美丽得就像一只翩翩的蝴蝶,他甩开了厄科,来到溪水边休息。就在这时,被水中的倒影吸引去了视线。

勇利自认为他在艺术方面造诣颇低,一场结合了现代科技与灯光音乐的舞剧让他身处云里雾里。尤里的肢体充满诗意,他是那么恃才放旷地向人展示才华与身躯之美。每一个手势、眼神、旋转都充满力量与柔情。他沉浸在自身的美中,快活而绝望。勇利这才发觉,在尤里的舞台下,所有人都被熏陶为他的崇拜者,没有人能够逃过尤里的魅力。此刻,就连自己都为尤里臣服。

最终,纳西索斯被美丽的自己扼杀,溺死在了溪水边。

勇利偷偷看向维克多,发现维克多蓝色的眼睛里正涌着透明的泪水。

 

演出结束后,勇利依旧沉浸在尤里带给众人的情绪当中。前往宴会厅的途中,两人挽着手臂,没有说话。但心中的阴云很快就被自助餐驱散。

勇利正狼吞虎咽的时候,尤里换上了一身正装,出现了。他很快被人群簇拥起来,在无数艺术界的泰斗面前,勇利第一次看到尤里露出了敬畏而害羞的表情。尤里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向了一对高挑的男女,那显然是尤里的父母。他们互相亲吻脸颊。然后尤里跳起来抱住了站在身后的老年男人。

“哦吼吼……尤拉奇卡!”

那个老人说着俄语,勇利只能听懂他的笑声。

“那是尤里的爷爷,最初也是他支持尤里学习舞蹈的。”

“原来如此。”

“祝尤里·普利赛提!”

维克多举起杯,朝大厅中的众人说。尤里看向维克多,露出惊喜的表情。

“祝尤里!”

“祝尤里·普利赛提!!”

尤里跑向维克多,扑到了他的怀里。

“谢谢你,维克多!谢谢!”

他哭了,泪水弄脏了他还没来得及卸掉的妆。维克多拍着尤里单薄的脊背。

“今晚属于你,最好别哭鼻子,年轻人。你的同伴们在等着你呢,记得感谢他们。”

“嗯。”

尤里同样拥抱了勇利,然后他消失在了人群当中。勇利发现他再次被维克多的英姿迷倒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惊呼。勇利转过身去,竟然看到了披集·朱拉暖。

“我的天啊!我……我没看错吧!”

披集快步走来,拉住勇利。披集作为《VAGUE》的编辑,同样受邀前来,为这部舞剧撰写文章。披集兴奋地抬头仰视维克多。

“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俄罗斯的蓝眼睛银灰色短发身高一米八喜欢日本料理阿玛尼唱歌很好酒品很差,在投资公司上班一周去三次健身房,喜欢悬疑片,器大活好总买草莓味安全套,拥有双重人格神秘极具魅力的勇利的男朋友吧?”

披集眉飞色舞地出卖了所有勇利内部分享的秘密。

“勇利,你是这么介绍我的?”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披集·朱拉暖。因为医患保密协议,我们至今还没从勇利得知你的全名呢。”

披集递出自己的手,维克多欣然握住。

“维克多,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维克多。如果你和勇利有朝一日吵架了,你会十分需要我的。所以来加个好友吧。”

披集掏出手机,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维克多……你接模特兼职吗,我可以推荐一个摄影师给你拍套照片。真的,你有这漂亮皮囊何必还在办公室里给人打工。”

维克多想起那些加班的日夜,翻着白眼苦笑起来。勇利捂住额头心痛道:

“适可而止吧,披集。”

 

菠萝炒饭咖喱蟹:快看,我在皇后剧院遇到了勇利的男朋友![图片]

北京烤鸭小笼包:哇,好帅。

北京烤鸭小笼包:他……他让我觉得我仿佛谈了个假男朋友。

北京烤鸭小笼包:咳。我的意思是,里奥也很好。

部队火锅炒年糕:胸围105,腰围73,臀围87。目测。

炸猪排盖饭寿司:披集!你的速度也太快了!

菠萝炒饭咖喱蟹:他们两个接吻啦![图片]

 

维克多靠在窗边,夜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你和勇利什么时候认识的?”

趁着勇利去取蛋糕的空档,维克多朝披集发问。

“四年前,我们都在医学院的时候。”

“勇利一定跟你说了我和他之间的事。”

“嗯,应该说是所有。他上次讲到发现记忆残缺了一部分,我没落下什么新剧情吧?”

“不,没有。”

维克多扬了扬眉毛,他发现自己不讨厌披集。相反,两个人相当聊得来。

“我想勇利需要看个心理医生,但他一定有些抵触。”

“当然,维克多。不过我得提醒你,医者不能自医。没有哪个医生愿意得知自己有病。但如果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一切都很简单。”

“哦?”

维克多笑了,不太相信。披集打了个响指,把勇利呼唤过来。

“勇利……嗯,我有个同事,最近生活中发生了一些变故。她的精神状况不太好,我觉得他需要帮助,你能帮我诊断一下吗?”

“当然,描述症状。”

“她发现自己有关于某个东西的所有记忆都变成了空白,梦中时不时会出现与之有关的情景,偶尔变得过度惊觉,惊跳反应增强,不自主地回避相关事件。。”

“这答案显而易见。”勇利耸了耸肩:“创伤后应激障碍。”

话甫一出口,勇利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陷入了沉思。

披集得意地朝维克多眨了眨眼睛。


TBC.

如果喜欢这篇文,请给我点个小红心并且推荐给更多人吧~么么哒!

感觉w自我感觉,这章蛮有趣呢w

 
评论(35)
热度(234)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