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第二十四章》

*维勇1V1,会有其他CP出现

*中篇,隔日更

*人格分裂维克多X精神病学医生勇利

*悬疑向,不病态,不虐,没有第三者

*后期有车,正经谈恋爱,非炖肉文

*感谢评论交流:)

*如有BUG感谢指出

*年龄操作全员+4岁


第二十四章 离别将至


四年前的一则通话。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城市的夜空。勇利已经陷入熟睡,现在是夜间两点,白日里车水马龙的交通主干道上也偶尔只有运送水泥的货车经过。维克多走进卧室亲吻爱人的额头。下半夜勇利的体温又升了上来。他的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维克多摸了摸勇利的鼻尖,鼻头像狗一样,湿润而凉。

维克多带上了卧室的门,返回客厅,拨通了电话。

“请帮我接尼基福罗夫先生。是,我是维克多。”

电话那头的女秘书轻柔地欢迎了维克多的来电,然后将电话转向维克多父亲的病榻前。维克多猜想,此刻的父亲正在享受康复人员的理疗。一阵漫长的古典乐让维克多的勇气渐渐退却,就在他即将挂掉电话时,音乐戛然而止,父亲的声音接踵而来。

“我告诉过你,不要在这个时间段。”

“抱歉……父亲大人。”

“不是对你,卓娅。我刚刚的语气吓到你了?”父亲发出了长叹:“别跟你妈妈一样,从我这里得够好处就再不闻不问了。出现的时候就是为了折磨我,当然……你妈妈现在没法折磨我了……”

“不要谈论我的母亲。父亲。”

“之前的事情,考虑得怎样了?”

“我不愿意,父亲。”

“维坚卡,我的维坚卡。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表兄弟都在眼馋这一块肥肉吗,你掌握了地下经济,就掌握了这个国家所有重要人物的丑闻啊。”

“请原谅我不够成熟,父亲。”维克多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手握空拳:“我会搞砸的,我不想让您因为我而名誉受损。”

“净说些漂亮话,你这无用的小杂种。难道逃到美国你就自由了吗。我给你几年见识这个世界,然后等我收紧绳子的时候,你最好回到我身边。”

“我没有这个意思,父亲。我会承担属于我的责任,终有一天。”

“嚯嚯……”维克多的父亲发出了浑厚的笑声,令维克多感到毛骨悚然:“不要忘记你是尼基福罗夫的人。”

维克多闭上了眼睛。镜子中自身的倒影让他厌恶,虽然几乎每一个与他交往的人都会赞美他的外貌。来自父亲的身材与力量、饱满的额头、淡色的头发使他无法将家族的烙印从躯体上抹去,而母亲遗赠给他的美貌与优柔的性格,将他桎梏,化身一枚棋子。

“我最近听说了非常有趣的事情。”

“父亲?”

“我听说你正跟人在交往,是这样吗?”

“是……”

维克多像警惕的猫科动物一般突然站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是拉上窗帘、检查门锁。

“别紧张,我的儿子,你的毛都立起来了。我没打算做什么,趁着年轻的时候好好享受。就算我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嗯……我的心理医生说的,我已经把他辞退了……即便如此,我也不打算插手你床上的事。”

维克多气愤地浑身颤抖,但他只能安静地听从父亲的教训。

“我给你转了一笔钱。带你的小情人去拉斯维加斯,去迪拜,随便什么地方好好享受……让他好好的伺候你。等到你玩腻了,就把这关系处理干净。你多大了,二十五岁?二十七岁?总之,三十岁的时候,我会让你的伯父为你引荐一桩婚事,然后产下属于家族的后代。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达成共识了吗?”

“父亲,可我已经决定……”

“你不会跟他有未来的。维克多,一意孤行,那么他不会有未来。”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在自家的席梦思上醒了过来,一丝不挂。他慢吞吞地坐了起来,回忆前夜发生的一切。皇后剧院、勇利、披集、尤里……

他站起来,发现下身的重点部位套着一支暗红色的毛袜。

“哇哦,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维恰来过了?”

维克多醉宿之后,披上浴袍,摇摇晃晃地扶着墙走出房间。客厅里一片兵荒马乱,勇利正香甜地睡在马卡钦的窝里,而马卡钦因为自己的领地被外来者霸占,正焦急地追着自己的尾巴。

“早安,小伙计。”

维克多挠了挠马卡钦头顶的绒毛,松开了它的项圈。马卡钦迅速冲向了厕所。

“勇利……醒醒,到床上睡去。”

在呼唤下,胜生勇利睁开惺忪的睡眼,茫然地看向维克多。

“唔……我在哪?”

“你在马卡钦家。能站起来吗?”

“嗯……”

勇利在维克多的搀扶下走向卧室。

“尤里……尤里看到我睡在狗窝里了吗?他会一辈子拿这件事取笑我的……”

“尤里昨晚和他的父母睡在酒店。”

“嗯……希望披集安全到家了。”

维克多皱起形状优雅的眉毛,略带困惑。

“可他……”

可是披集的袜子正“穿”在维克多的身上,这就解释不通了。最后,维克多发现了睡在浴缸里的披集。

下午四点,三人终于面容枯槁地坐在了餐桌前。维克多简单地做了几个墨西哥卷。

“你丢了俄罗斯人的脸,维克多。”

维克多将鸡蛋饼滑入三人的盘中,耸肩道:

“自从酒精中毒后,我就再也没喝过这么多酒了。”

“没有下次了……这样喝酒会喝出人命的,昨晚的我身体里百分之六十的液体都是酒精。”

披集笑了起来,解锁手机。屏幕上堆积满了汤不热的信息。他轻描淡写地摇了摇手机:

“看来很多人都喜欢你的裸照。维克多,我的邀请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旁边正写着邮件的勇利跳起来抢夺披集的手机:

“披集!快删掉!”

“你在写什么?”

“嗯……一封给美奈子老师的邮件。她是我的导师,我想详细询问她有关于PTSD的事情。毕竟不是我擅长了领域。”

下午茶结束后,披集借用浴室冲了个澡,便告辞了。勇利检查再三,发走了邮件,回到床上躺在维克多身边。床单已经被维克多更换一新,房间也整理干净了。

“你想跟我谈谈吗,勇利。”

“有关什么?”

“有关你的手。受伤的事情。你从未在我面前表达过这件事的关心。”

维克多搂住勇利的肩膀,接着说:

“不论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我很害怕你知道真相的时候,会决定离开我。勇利……你曾经请求我留在你身边。我想现在,要如此请求的人是我了。”

勇利陷入沉思,然后笑着说:

“噢……那不得不说,被别人请求的感觉很棒。”

“勇利……”

“那种事不会发生的。你不知道我曾经在内心做过怎样的挣扎——”勇利抵住维克多的额头:“我不是一个多么勇敢的人,但唯独毅力和坚持,这两者上我不会被任何人打败。哪怕是过去的我自己。维克多,我幻想过很多种可能……即便是最糟糕的,也不会让我离开你。”

“你想过的最糟糕的是?”

“十几个孔武有力的黑人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把我轮流……”

“哇哦!不不不——”

维克多立马摆手:

“勇利,这太重口味了。别再说了,我会有画面感的!现实可不是小说,不是人人都是同性恋同时你是万人迷,还对你的屁股感兴趣!”

“唔,有道理……”

勇利仿佛回味过来了什么,眨了眨眼睛:

“维克多,原来你也会看那种小说。”

“唔……哈哈,勇利……这件事……”

勇利爬上了维克多的身体,压在他的胸膛上。

“维克多,你在朝我隐瞒些什么?”

“我并没有,勇利。”

“你在假笑。真心微笑的时候,你的鼻子会皱起来。”

勇利摘下眼镜,直视着维克多。他的眼中并无逼问的强势,正是那份真诚坦白,让维克多良心不安。维克多的身体很热,也缺乏柔软度,仅仅和维克多贴在一起数秒,勇利就能找回两人刚刚陷入热恋时的那种面红耳赤。他将手指伸入维克多条纹上衣的袖口,搔着小臂内侧的皮肤。

“好吧。”维克多选择坦白:“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但是我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嗯。说来听听?”

“你……坐在医院的走廊里,显然跟人刚刚打了一架。你的衣服上都是血,我一路跑来上气不接下气。我吓坏了。然后你安慰我,说那不全是你的血。有护士来帮你处理了伤口,你表现得很坚强。我为你感到心痛。过了一会,有警察来带走了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他咒骂你。我想教训他一顿,但你将我劝住了……”

勇利枕在维克多的胸脯上。

“没错……那是我在公立医院做实习生时经历的一点小事故。”

维克多用指尖摸着下唇,继续回忆。之后维克多强烈要求勇利做个全身检查,结果MRI显示他有轻微的脑震荡。当晚回到两人的公寓,勇利便开始低烧,维克多煮了一碗罗宋汤,照顾受伤的勇利入睡。他们讨论着勇利的将来,勇利义愤填膺地说,他要离开腐朽的医疗系统,独自开一间小诊所。

不需要设立在繁华路段,可以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高层建筑里。一层大堂里铺着如同复古酒店那般暗红色的混纺地毯,电梯里干净而清新,没有公立医院的那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接待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亚洲小姐。办公室最好贴着淡灰色的墙纸。

勇利敷着冰袋,慢吞吞地讲。维克多在勇利枕边支起笔记本做统计学作业,陪着他直到睡着。

“所以说,这是好事吗?”

“当然!”

“还有就是……”

维克多的蓝眼睛闪烁起来:

“这听起来很奇怪……也许是因为昨晚我醉了,让维恰也陷入了睡眠?但自从今早起来……我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勇利,他怎么了?”

勇利看向维克多。他的眼中充满无措,仿佛想要从维克多身上寻求到能让自己宽慰的证据一般。

“维克多,融合开始了。只是你准备好拥抱从前的一切了吗?”

勇利问维克多,也问自己。


TBC.

进入完结阶段w争取在下周预售开始之前能够让大家看到全文放心购买w【微博和LFT都有抽奖,大家可以关注下】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携手同行,最后的几章,希望我还能一如既往带给大家愉快的阅读w

预售链接

 
评论(17)
热度(182)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