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第二十六章》

*虐过上章,下章完结

*点一首bgm(点我)给大家读的时候听


第二十六章 胜生勇利遇袭事件始末(下)

 

一月二十三日晴 

谈话记录对象:乔治娅·斯图尔特 科塔尔综合症/PTSD

“你知道肌肉被刀子割开是什么感觉吗,勇利?”

不,我想我并不知道。

“肌腱是顽强的。第一次,即便是以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匕首也无法将你的手掌上全部的肌肉割断。第二次他加大了力气,增加了深度,同时破坏了更大面积的皮肤。第三次,水果刀终于把你的手背洞穿。从掌心,你甚至能看到滴血的刀尖让你皮开肉绽,那种痛不是带有辛辣感的,是冰冷的钝痛。你的神经被强烈的电信号刺激,以至于无法解读‘移动胳膊’一类的指令。你看到对方将刀子抽出你的手掌,肌肉仿佛吮吸一般紧紧吸附着刀刃,刀锋擦过你的骨头。所以阻力让你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然后是第二下,这回没有之前那么疼了,因为大脑为了保护你不被毁灭,让你陷入昏厥。”

 

警察在医院的走廊里告诉维克多,勇利能活下来算是个奇迹。他们隐去了自身工作中的疏忽,将勇利能撑到医院的毅力归于巡逻警发现及时的功劳。

他们回忆听到小巷里传来微弱的呼救声,起初以为那是一只饥肠辘辘的狗,或者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走进才发现,那是个身体异常蜷缩的男人,他头上被套着运动旅行袋,因为缺氧时间过长,已经失去意识。在橘黄的路灯下,深蓝的运动卫衣已经被血染成了纯黑色,发出浓重的铁锈味。在勇利昏过去之前,他用毛巾紧紧地裹住了自己受伤流血的右手。

轻度脑损伤,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右手肌腱严重受损,不可获知的心理创伤。这是维克多那时从医生那里听到的。

“脑损伤和抢救时用的药物会让他昏迷几天,他可能会忘掉一些事情。我们会在他醒来后对具体情况进行评估。”

医生将病历板挂在勇利的病床边。面前的俄罗斯男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睡衣外披着一件深色风衣,鼻头很红。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听懂医生在说什么。

“这不可能……”

他颤抖地说,接着抬高音调,以尖锐的声音质问: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人,勇利……勇利一个小时之前跟我通过电话,他说、他说他说……他会很快回家的。”

维克多不敢相信面前躺着的这个面容模糊,浑身打满绷带的人是勇利。水肿让他的五官都失去了原本的轮廓,身体像一具臃肿的木乃伊。勇利的胸膛微弱地起伏着,紧急处理过的右手露出的部分仿佛赤红的香肠。

但维克多太了解勇利了,哪怕是他身上的一颗痣。维克多很快接受了事实,克制住眼泪,对医生说:

“我们来谈谈手术的事情……”

“当然,这刻不容缓。不过我有个问题,你是他的谁?你的电话在胜生勇利的紧急医疗表上……”

“我是他的恋人。”

“噢……那么抱歉。”

维恰轻描淡写地告诉勇利,在同性恋法案还没有在美利坚通过的四年前,他不得不动用了一些手段,才帮勇利安排上手术。他用漠不关心的语气作为掩饰,仿佛正说着陌生人的往事。但勇利能从维恰的颤抖中感受到,他正经历着与在病床前时相当的心痛。

维恰的双眼宛如折射阳光的坚硬的冰,蓝而耀眼。他吻着勇利手背的伤痕:

“全国最好的外科医生坐飞机来到芝加哥,手术进行了十个小时,但他所能做到的也仅此而已。手术结束后,他们告诉我,你无法成为外科医生了。”

勇利很想抬起维恰的下巴,看看他是不是哭了。但维恰把脸埋在勇利胸前,闻着勇利身上的味道。那让他安心,能够继续说下去。

手术后勇利醒过来了几分钟,告诉床边的维克多,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他的父母。维克多那时尚未发现,勇利已经忘记了他,并将他当成了一个守护在病床边可以信任的好心人,想要从他身上汲取依靠。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勇利用那只插着针头的完好的手伸向维克多。他的指甲缝里还留有黑色的血污。

维克多握住他,勇利才再度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三天后,勇利从昏迷中醒来,看到一边的维克多,露出了苍白的笑容:

“太好了,你还在。谢谢。”

“我很抱歉……勇利,都是我的错……”

维克多吻着他的手背,但勇利尴尬地脸红了:

“为什么要道歉,我很感激你愿意帮助我。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复健医生告诉维克多,可能是窒息带来的脑损伤让勇利记忆受损,也可能是潜意识中的他不愿再承受不安定的关系而选择将维克多遗忘。维克多告别医生,进入走廊,内心终于土崩瓦解,痛哭起来。

一个小小的因子,牵动了维克多二十七年来压抑的恐惧、委屈与愤怒。阴暗与寒冷在悠长的回廊中将他吞没,他在医院走廊里的长椅中醒来的第二天,维恰诞生了。

“我不知道袭击者是出于何种目的。他、他们可能是父亲给我的警醒,也可能是来自强奸自己女儿而判刑的父亲的复仇,也可能是我的父亲利用了后者……我不知道。警察说那段时间黑帮很活跃,芝加哥黑帮给新加入者的考验就是让他们上街随便找人袭击。我不知道……维克多在回避真相……他不敢想如果是因为他,你才受到这些伤害……”

勇利感觉到胸口的湿热,才发现维恰已经哽咽许久。

“维恰……没想到你也会哭……”

“到此已经足够了,你还要继续听下去吗。勇利……”

“我很庆幸我不记得当时的痛苦了,维恰。就像是在听着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继续吧。”
“维克多……他专情、热诚、温柔,而我残忍、决绝、被仇恨吞没……我替他做了决定,我夺走了他生命中最快乐的记忆作为对他的惩罚,然后我离开了你,勇利。道德不允许我诅咒我的父亲去死,但只要他还活在这世上,我无法安心你在我身边。”

维恰继续道:

“维克多越是懦弱回避,我就越旺盛强大。他一边想要充当孝子,一边不可自已地期待父亲的死亡。白日他依旧是那个体面充满魅力的男人,夜里罪恶感几乎将他撕裂。这时候我就出现了,相比起善良又敏感的维克多,我的道德感单薄而且心狠手辣,我代替他,作为一个尼基福罗夫,与黑暗和污秽为伍。”

勇利康复的过程中,大脑神奇的修复功能为他织补起那些消失的记忆留下的漏洞,那些空白被看似合乎情理地糊弄了过去。他懵懂地回到学校,只记得因为医疗事故而被公立医院劝退。创伤后应激障碍——他的精神疾病注定他越来越对心理学产生兴趣,不久后,勇利向美奈子教授写了邮件。二人一见如故,成为师生。

命运使得勇利在取得学位后回到芝加哥,在这里,他与父亲去世后重获自由的维克多相逢,开始了第二次初恋。记忆深处那些还带着火光的灰烬,让勇利从第一次见面便坠入对维克多的迷恋当中,他莫名其妙地爱上维克多的每一处,仿佛自己寂寞孤单的前半生都是这场恋爱所需的磨砺,仿佛是无形中宣泄着四年里对恋人的想念。维克多亦然。

“在与你分开的那段时间里,我找到了奥塔别克。我雇佣他去彻查这件事,而他理解错了我的意思。那两人说出幕后者之前,奥塔别克就要了他们的命。不过他为我带回了这个……你的一部分,回到我身边了。”

维恰摸着勇利的金戒指。

“命运作弄了我们。你也是如此认为的吗,勇利?”

“我想我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忘记一切。”勇利捧起维恰的脸,亲吻他带有泪水咸味的嘴唇:“我知道那种疼痛能杀了我的爱情。所以如果那种疼痛成为了我爱你的障碍,那我可以杀了无法走出阴影的自己。”

直到今天,维恰都无法想象躺在暗巷中眼看生命逐渐流失的勇利,与自己下了怎样的赌注。

“勇利。请你相信他,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懦弱逃避的维克多了。现在的他有能力陪伴你余生。他变得坚强,我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原本就是从维克多之中逃逸出来的恶劣性格,如今我该将偷走的还给他了。”

“不、不不不维恰……留下来!”

维恰摇头。

“别哭,维克多会觉得是他让你失望了。你知道他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

维恰用拇指刮去勇利温热的眼泪。

“你不能这样……维恰……呜呜……”

勇利吊着嘴角,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他揪住维恰的肩膀,仿佛只要他足够固执,就能把维恰留下。

“我原谅你,维恰……我不在乎过去发生过什么,别离开我……你已经在医院抛下我一回了,别再一次……”

“没错,就是这样。你要记住伤害你的是我。维克多,等到你见到他,就会忘记此刻的悲伤了。”

“不!不是这样的!”

“维克多 会变回你最初爱的那个维克多,而我会永远以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之名守护在你身边。”

维恰的声音疲倦得仿佛随时都会陷入睡眠,他依偎在勇利的肩上,闭上眼睛,手在勇利背上缓慢地安抚着。维恰感觉他完成了生命中最为艰巨的人任务,他知道自己爱维克多,就像一个长兄一样,保护着作为主人格的维克多,他疼爱着那个不够成熟、弱小的自己。维恰感觉到自豪,终于有人来保护那个六岁的、因为无法实现父亲期望而被罚站哭泣的孩子了。他品尝着属于维克多、属于自己的爱情,经历过短暂、不光彩的存在,终于得以安息。

“如果他又活得像个懦夫,我就会出现保护你……”

维恰最后说道:

“现在,勇利,与我吻别吧。”

 


TBC.

讲真的,这么说有点做作。但是写这篇文的时候,我脑子里弹出来的人物对白很多是英文的。很多时候我就觉得,英文就很有感觉,当然也很作,翻译成中文就很蠢。下面有一些是我写的时候想到的一些……

这篇文马上走进尾声了。不出意外可以能在预售开始前让大家吃到安心丸。

如果觉得没甜回来,请选择买本吧w,本子里会有2-3W字的后续二人生活糖和H……这算是我的营销技巧吗,哈哈哈【无耻】

The weaker Vickor is,the stronger I am.

It feels like all the loneliness he suffered turned out to be the prerequisite of this love

I know it is the pains that kill love.

Now,yuuri,kiss me goodbye.


P.S. 写到后来有点泪目哈,感觉自己好bitchy……

 
评论(21)
热度(223)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