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第二十七章(正篇完结)》

*维勇1V1,会有其他CP出现

*中篇,隔日更

*人格分裂维克多X精神病学医生勇利

*悬疑向,不病态,不虐,没有第三者

*后期有车,正经谈恋爱,非炖肉文

*感谢评论交流:)

*如有BUG感谢指出

 *年龄操作全员+4岁



第二十七章 Bon Voyage
 
暮色四合,鳞云彷如大雁般在天际呈回字排列,又彷如被夕阳点燃的金线。时间流沙般寂静打磨身体,声音也只剩时钟滴答与轻轻的抽泣。失去温度的卧室当中摆着一张柔软宽大的睡床,上面交颈依偎着两个男人。

维恰的呼吸变得舒缓而浅薄。在此时他感到满足、安全与被爱,一次次地亲吻勇利的嘴唇,替他吞下颤抖的挽留。
“我已经很累了,勇利,是时候让维克多回来了。”
“维恰……”勇利无法忍住他的眼泪:“谢谢你,谢谢你的存在。我爱你。”
“别哭,嘘——”维恰轻笑着用袖口为勇利擦去泪水:“我将成为那个爱你的维克多的一部分。你要知道,这绝对不是离别……”
勇利抱住维恰,深吻他。在最后的缠绵中,维恰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失去了力道。

勇利感觉维恰已经离开了。

男人在勇利的肩上浅浅呼吸,静止了一会,而后轻轻扭动,就像在梦中挣扎。
他睁开了眼睛,发出绵绵的鼻音。维克多重新回到勇利身边。
“勇利……”
维克多试探着呼唤。他看见勇利双目通红,表情扭曲痛苦。维克多送上的关怀更让勇利感受到维恰已经永远离开这一事实。

记忆彷如潮水般,波浪接之波浪,回归维克多内心的空白处。维克多眼球颤动着,他无法相信勇利为了两人的今日所承受的一切,也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能逃避这些沾满鲜血和泪水的现实,生活至今。
“我记得一切,勇利。”维克多吻着勇利的额头,蓝色的眼睛彷如夜间升起雾气的画面,发红的眼白加深了虹膜的蔚蓝。
“勇利……我很后悔把你一个人留在医院里……我很害怕,我逃走了……勇利……在你被至深伤害过后,给你来带致命伤的那个人,居然是我……”
维克多激动的话语被勇利的哭声淹没。他大哭着,听到维克多的声音让他再度意识到此生都无法见到维恰。他是个高明的医生,也是个未亡的恋人。勇利被困惑与悲伤席卷,他要怎样才能度过失去维恰的心痛,又要怎样才能给予维克多原谅。

勇利知道维克多等着他的安慰。

“勇利,我心里争吵的声音消失了。四年来,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没有维恰……一切都是寂静的,寂静得可怕。”

胜生勇利知道,时间会让他安慰维克多,就像维克多同样会为他带来慰藉。但此时勇利已经支离破碎,将他撕裂的痛苦存在于每一秒,以至于无法度日。

维克多变成了勇利的维柯丁。

接下来的几日里,两人近乎寸步不离。勇利无法走出维恰消失的悲伤情绪,偶尔会在睡梦中哭泣。尤里得知两人的过去,主动和维克多两人轮流陪伴勇利。

大多数时间,勇利不知道自己是在流泪还是在昏睡。醒来的时候维克多都会坐在他的枕畔,偶尔是尤里躺在身后与他背靠背。

哪怕是尤里,在这时候也会揉着眼睛坐起来:

“勇利,你醒了?能吃点东西吗,维克多告诉我如果你今天再不吃饭,就打电话给医生来给你输葡萄糖。”

勇利木讷地点了点头,十分钟后,尤里端着沙拉回到床边。尤里想了想,把猫抱到勇利的腿上,从后面为他披上大衣,抱住他。

“你已经经历过更痛苦的事情了,不会就这样被打败的,对吧。勇利?”
情况迟迟没有好转。尤里发现维克多并非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在此刻他想要成为勇利的依靠,而将一切藏到了深夜。尤里深夜到厨房倒水,发现维克多正坐在黑暗中喝伏特加。

有时候维克多走出卫生间,发现勇利就坐在门外的地毯上。他又想起了维恰,无法忍受地哭了出来。
“对、对不起……维克多,是我太没出息了……让我一个人,我很快就会调整过来……”
“我怎么会在这时候离开你呢。”
维克多抱着勇利走向床,陪伴在他身边。勇利哭到疲惫,将手伸入维克多衣服的下摆,若有若无地抚摸着他的脊背。
“我刚刚胡思乱想了。我以为维恰会像从前那样,趁着你泡澡打盹的时候回来……我甚至有几次看到你的背影,以为那是他……”
“勇利,如果你这几天不想见到我触景生情,我会拜托尤里、还有披集过来住几天。”
勇利将头靠在维克多的胸膛。维克多岂非同样沉湎在悲伤中,可在勇利面前,他此时是多么想证明他足够坚强。
“我憎恨这样的自己,维克多……”

维克多想要用爱抚来治愈勇利,他们尝试着接吻,然后做情侣之间的事。但当维克多脱光勇利的衣服的时候,勇利蜷起身体,抱住膝盖再一次哭了起来,让维克多感到无奈而心酸。

“我要如何做,才能成为让你满意的恋人。”

维克多叹息,抱住勇利。但勇利以为维克多想要继续,难过地挣扎起来。太多的泪水会让维克多以为是自己让勇利失望。勇利回忆起,维恰曾这样讲。

“你不爱我了吗,勇利?”

勇利哭着摇头。

“有没有一种办法……”维克多平静地说道:“让维恰替代我。如果他是你想要的,那么就让他回来。让美奈子老师再度催眠我,这样你就可以和维恰……”

“不……维克多,不是你想的那样……”

勇利捂着眼眶,将身体靠向维克多,想要吸取一些温暖。最后维克多给勇利准备了一点安眠药,服下之后,勇利终于能暂时获得一点睡眠了。

 

维克多给披集打了电话,说明一切原委。披集顺道拜访维克多的办公室,给他带了一杯营养蔬菜汁。

“维克多,你看上去憔悴了不少。”

“你知道的,披集。”

披集摆弄着维克多办公桌上的镇纸。他们聊天的过程中,不断有电话打进办公室,以至于维克多选择拿起听筒,拒绝一切工作。

“以勇利的性格,他做出这些行为,我完全可以理解。”披集耸着浓黑的眉毛:“并不是你们之间的情感出现了问题。勇利患有PTSD,再度经历过去……现在的失控都在情理之中。需要他消化的事情太多了,你应该再有耐心一点。再者……这证明了他有多爱你啊。”

“我知道,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我只是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的精神尚未康复,肉体就会罹患病痛。”

“话说回来,我倒比较关心你。在这之后你如何了,维克多?”

“我感觉自己正在变成另一个人。”维克多微笑:“我变得易怒了,变得更有同理心,还多愁善感。同事说我很幽默,但没有曾经那样苛律。”

“噢……那是你拥抱真正的本我的时候了。”

维克多摇头。

“披集,你说过当我需要你的时候,可以联系你……”

“当然!”披集伸手和维克多击掌:“勇利现在需要很多、非常多的安慰,我会和你一起帮他走出这一切的!”

 

披集提议为勇利举行一个派对。他邀请了勇利所有的朋友,将维克多与勇利之间的爱情故事添油加醋了一番,写成网络软文迅速传播了出去。维克多在这期间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他们一起策划了一场盛宴。地点在一家咖啡与酒吧综合经营的餐厅,披集选择了在此,是因为厨师做草莓拿破仑的手艺一流。他们甚至邀请来了勇利的前室友让·雅克与他的乐队来驻唱。傍晚六点,披集、季光虹和维克多在做最后的准备,这时一个穿红色运动衫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维克多先生!”

季光虹从梯子上跳了下来,将男人带到维克多面前。

“这时我的男朋友里奥……听说了你和勇利之间的事情后,我决定告诉父母我们在交往了。谢谢。”

“祝你们幸福。”

维克多与里奥握手。

这时乐队开始试音了。J.J抱起吉他,给鼓手信号,鼓点响起,他轻拨起吉他。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看向台上。J.J虽然不是一个杰出的学生,但显然是个魅力四射的主唱,他眨着漂亮的眼睛,以清澈的声音唱了起来。


“……

这是否最后的一支舞

能否再给彼此一个机会

无论,分离开始复合

我们是否在浪费时间

追逐着既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我的梦

……”


维克多很快发现了歌词的不妥,走到调音台,踢掉了电源。

“让,有时间吗?有句话想对你说。”

让被雇主叫到了后台。维克多维持着微笑:

“你这样会把勇利弄哭的。今天不是他的分手道别会。”

“噢!抱歉抱歉!他的好朋友没跟我交代太多,我听说他的男朋友去世了。维克多,你知道吗,咳咳,我是他的室友……从前还不知道他是同性恋这事来着。总之,那段时间我的内裤丢了两条……”

“让,勇利的男朋友没死,就站在你的面前。并且我想你以后要细心点收好属于自己的东西。”

维克多的笑容消失了。

“勇利就快到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们能想到适合气氛的音乐,否则那一千美金将变成空头支票。”


勇利到达酒吧是在晚上七点。推门进入的时候,维克多正跪在长桌上,从上到下给香槟金字塔倒酒。勇利惊奇地发现,面前都是曾经在生命中帮助过他的人。

优子穿着一件南瓜色的毛衣,踮起脚来抱住他:

“你会很幸福,我的青梅竹马。”

“优子!?我没想到你也会来……”
“我把三胞胎留给爸爸了。”

季光虹亲吻勇利的脸颊,里奥也前来跟他握手。尤里正在台上跟主唱抢麦克。李承吉与米拉显然刚从医院赶来,他们还穿着制服。李承吉走上前来拥抱勇利:
“有件事情我瞒了你们许久……其实我已经和米拉结婚了。只是不想失去你们这些朋友,抱歉……”

“噢。我恐怕现在单身的只剩下披集了。”

披集站在椅子上,举着手机正在给所有人拍照。优子递给勇利一张卡片,是来自波波维奇的祝福。

米拉也跟随李承吉来同勇利拥吻,她在勇利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暗红的唇印。

“我告诉了乔治娅你的决定。她想要我转达你,一切都会变好的。你是个好医生,勇利……谢谢你所做的一切。你有一个很好的爱人,他会像你照顾他那样,照顾好你的一生。”

“米拉……我还没来得及祝贺你和承吉。”

“别在意。如果医院里的外科医生都知道我已婚,他们就不会那么勤快地给我安排手术了,不是吗?”

J.J在台上朝勇利招手,他的头上很快挂上了美奈子扔上来的内衣。勇利跟南健次郎打过招呼之后,挤开人群,走向维克多。

维克多伸出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

“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维克多……”

勇利穿着保暖冲锋衣和运动裤,相比起盛装的朋友,的确有些逊色。

“我把马卡钦锁在家里了……今晚过后,你可要帮我讨好它啊。”

维克多低头抵住勇利的前额,与他十指交错。
“维克多……炸猪排很好吃、见到大家也很好、香槟金字塔也很好……谢谢。”

他抱住维克多,两个人在音乐中开始跳舞。勇利在旋转中看到了人们癫狂、兴奋的笑脸,无论是在人浪中尖叫漂浮的披集,还是被摸了屁股脸红的南健次郎,还是便衣配枪、紧张兮兮的米歇尔。尤里骑在奥塔别克的肩上,和同样骑在里奥肩上的季光虹摔跤。

房间内燥热起来之后,勇利暂时将舞伴交到美奈子老师手中,独自去了阳台。冷风让他突然感到孤独。

栏杆前已经站了一个男人。

勇利认了出来,那是当初为维克多做文身的人。

“哇,看是谁一个人从排队溜了走出来。不正是正是那个从我的店里抢人的小医生吗?”

他吹了个口哨,吐出白雾。将烟换到左手,与勇利握手。

“克里斯托弗,你可以叫我克里斯。”

“嗨……克里斯。今夜月亮可真圆。”勇利挠了挠头发,指向克里斯敞开的轻薄风衣:“能也给我一支烟吗。”

“当然,只是别告诉我男朋友好吗。”

克里斯拉开衣袖,给勇利看他布满文身的手臂。上面贴着一枚尼古丁贴。

“我在戒烟,不过这个得慢慢来……”

勇利接过来克里斯的烟,笨拙地给自己点燃了。带有樱桃味的女士烟,虽然气味香甜,但吸入口中依旧有股难以形容的臭味。勇利咳嗽了两声,颇没品味地继续抽上几口。

“有件事情……”克里斯想了想:“算了,还是留给你自己发现吧。我回去了,拜拜,外面可真冷。”

克里斯抖了抖外衣,回去了。

过了一会,勇利正在紧张地熄灭烟头的时候,维克多发现了他。

维克多走近,勇利低下头,想要隐藏口中的烟味。

“勇利,里面太热了?”

勇利点了点头,一边别开脸,使劲换气。他躲过了维克多的吻,让维克多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维克多……”

勇利低下了头:

“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想要在完成一切之后,再来听你的决定。”

“勇利?”

“我关掉了诊所。”

勇利抱住维克多,小声说道:

“我想回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维克多,我知道这样说太自私了,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了。”

“留下这些你的朋友吗?”

“我会回到美国,也可以邀请他们来日本。我家是开温泉旅馆的……”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维克多的目光闪烁起来:“至少现在,给我点时间,勇利。”

维克多推开他,走回沸腾的人群当中。勇利继而一人站在冰冷的阳台上,等待命运对他的发落。美奈子老师听到他的决定后,告诉勇利,他在浪费自己的才华。披集、他的朋友们也有些失落,但总有机会再聚。

勇利知道这个决意中存在许些任性,仿佛是在考验维克多是否愿意放下过去的生活一般。勇利知道他不适合继续做精神病学医生,患者的病态思维或多或少会给自身带来影响。同时他想念家人,尤其在回忆起小巷中被摧毁肉体的过去时,他想要回家。

阳台对着一片废弃的空地,勇利盯着月光下的建筑垃圾出神,一只消瘦的野猫敏捷地在水泥块间曲折前进,寻找今天的晚餐。勇利抱住肩膀,笑了起来。他不再为孤独感到恐惧,甚至不再为维克多的离开感到恐惧。哪怕维克多意味着他这一生中最美好的爱情,痛苦、喜悦、新生、死亡,他都能拥抱接纳。

胜生勇利,成为了最勇敢的人。

这时维克多回来了,手里捏着还在发光的手机。他激动地冲到勇利面前,告诉勇利:
“我辞职了,勇利。我会陪你回日本。”

勇利吃惊地转过身。

“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回家住上半年……”

这时维克多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上司的电话。维克多举起手机,蓄满力气,将它像一颗棒球般投掷出去。手机摔在远处的瓦砾堆中,发出轻响。

“勇利,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服毒自杀了。或者因为酒精中毒死在医院里……我的生命属于你,余生我都会陪伴在你身边……”

 

出发去日本的前一天晚上,勇利将所有的生活用品打包装箱,躺在简易的床板上,等着维克多出现。

维克多回来的很晚。他爬上勇利的身体,二人拥抱、接吻。

勇利感到维克多的身体炙热发抖。他摸到维克多的后背,那里滚烫肿胀。

“维克多,维恰……你可真傻。”

他们闭上眼,安然睡去。

 

 

 

FIN.


本文同人本贩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5785495557

如果在读完这篇文后,喜欢的话,欢迎购入来支持一下读者ww

最后一章在写的时候,因为有些担心会写得不好,所以有些焦躁。有些地方,的确不完美。但是想起最早写这篇文的时候,想写出“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啊,不是事事完美,又糟糕,又没有人帮你擦屁股”,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会幸福得活下去吧。

两个半月的时间写完了将近十万字的文……这两个半月又是我人生中不太轻盈的一段,每天闭上眼都想要陨石撞地球,这样我就可以停下奋斗了。所以我想……可能也有可能将这种情感,映射到文中吧w

更多的有关于人物的话,还是留在本子的freetalk好了w再讲下去,到时候会没话可讲啊w

最后那里……维克多去把属于勇利的文身补全了。


之后的番外会包括维克多和勇利去日本之后的事情。维克多开始学习日语+当家庭煮夫,帮勇利的妈妈整治即将go die的旅店。勇利在附近城市的大学找了一份教授的工作。这样的故事……

以及两个人在勇利23岁时候的第一次……还有一些正文时间轴中但是我没写的H……

也会有披集、李承吉之类的人物的后来的故事。奥尤这种有CP色彩的故事,会单独放在小册子里,供大家选择/避雷。

这篇文居然完结了吗?

我自己都无法相信www,总之,我个人认为,如果文字能创造平行世界的话,他们俩会一直幸福下去吧。

于我而言,要开始想想接下来写什么了呢w

最后的最后,在完结章,感谢所有在连载期间留言/点赞/推荐以及购入的各位,和你们一起写故事、读故事很愉快。

我们下个故事再见吧!【如果有文评的话,感谢!】


P.S.最近特别喜欢One Ok Rock,这篇里包含他们的:Bon Voyage和Last Dance,大家感兴趣可以听听w

 
评论(40)
热度(261)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