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勇维#Pick Me,Trust Me,Love Me 7》

预警:

1.Sugar Daddy Paro

2.DT维放心食用,已进入走心剧情

3.胜生勇利/社畜/27 X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花滑新进成年组选手/16

4.披着小虐皮的甜文,存在崩人设,1V1,HE

5.如不喜欢可无视Me,屏蔽Me,拉黑Me,但不接受投诉,谢谢~

6.老读者请无视上述,熟悉的配方,看就行了



 

7.

胜生勇利结束加班回到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少年坐在公寓楼逃生通道的拐角等着他的归来。胜生看到维恰,稍微睁大眼睛,用了几秒钟接受了这个事实,无奈地说:

“为什么没提前打电话给我。”

“事发突然。”维恰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怎么,你看起来好像并不想见到我的样子。”

“并没那回事,进来吧。”

胜生掏出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发生“哗啦啦”的声音,然后打开门锁,让维恰在他之前进入房间。他碰到了维恰的肩膀,少年的身体很冷。

“你冷吗?”

“呼……还行。来杯热牛奶好吗?”

“还是跟昨天一样,只有豆奶粉。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会过来。”

胜生勇利抵着维恰的身体,抽开高中制服的领结,然后拉下毛背心,挨个解开衬衫的扣子。

“啊……我不喜欢豆奶,真让人扫兴呢。因为想见到勇利,所以一放学就过来了。”

“不,你回过家吧。那个旅行袋里,装着的是换洗衣服和生活用品吧?”

“没想到你的眼睛还挺尖的。”维恰撅起嘴唇,“事情的起因太复杂了,我不想陈述。你为我提供住所和食物,我为你提供服务。如何?”

“跟家里人吵架了?”

“随你怎么理解好了。”

维恰嘴上轻飘飘的说着,实际上内心已经快要哭了出来,强烈压制着话语中的哽咽。胜生继续解开他的裤子,然后把昨晚的睡衣扔给维恰,把他塞进卫生间。

“冲个热水澡,到时候差不多晚饭也该准备好了。先说好,依旧是速冻食品!”

磨砂玻璃上倒映着少年优美的背影,房间里传来维恰不屑的抱怨声。勇利叹息着,挽起衬衫的袖口,将换洗衣物从维恰的背包倒腾到柜子里,维恰还带着一家三口的相框和书本,胜生端详了一会,帮他放在了床边的阳台上。

“那么,该好好谈谈之前提到的服务的事情了。”

勇利放下碗筷,对还在吸面条的维恰说。

维恰以为他对于胜生而言,最有吸引力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但夜间的索取会给白天的训练带来负担,不论如何,他在胜生面前似乎并没有议价的能力,所能做的只有服从。如果胜生将他逐出门外,钱包里的钞票只够住几天青年旅社,且不提被警察发现护送回家。日本就是这点够让人讨厌的,在俄罗斯,以他的年龄都足够结婚了

“在现实世界里,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人有义务施舍你,所以一切都要用自己的身体争取。”

“是,我知道。”

“住在这里,就要给我遵守规则。”胜生以白皙的手扶起眼镜桥,拾起一片垫在碗下面的便利贴,那是维恰洗澡的时候他打好的草稿,“只是一日三餐的花费的话,要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洗衣服和刷碗。我会负责晚餐,但是由你来准备的话,可以给你额外的零花钱。嗯……给我打便当的话也可以……”

“做的话,不可以拿到钱吗?”

“上床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勇利突然露出公事公办的微笑,“你也不是吃亏的那一方,不会有钱的。”

“我可是运动员!?”

“所以体力劳动更应该是强项吧。”勇利揉着自己的耳珠,淡淡地道,“既然你一脸不想要人怜悯的样子,我就不会可怜你的。”

“我讨厌你,勇利……”

“啊,还有。工作日我每天十二点前要睡觉,如果你要弄出什么动静打扰我的睡眠,就到卫生间去。”

“你要我到卫生间去写作业吗?”

“作业不可以在之前写完吗?”

“之前在跟你上床。”

“这样啊……”勇利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那就尽量小声一点吧。”

一切协议立即生效,胜生把碗筷丢给维恰,到客厅打游戏去了。

维恰感觉在家不被关心,找来勇利这个避难所又备受委屈,咬着下唇站在水槽前刷完。他很难过,他需要安慰和疼爱,本以为胜生会抚平他的焦躁,拿出成年人糊弄少年时常用的那些甜蜜把戏,让他麻痹上一阵。

然而胜生此时,正坐在地毯上一边嚼着冰棒一边看电视连续剧。维恰想起胜生的忠告,总有性无法缓释的痛苦。他马马虎虎地洗完了碗筷,垂手站在胜生面前,脱下裤子,然后一点点拉起过长的短袖上衣。

“勇利,你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别用那种粗劣的技巧勾引我了。”

显然,胜生今晚的脾气不太好。维恰猜测他可能在公司遭遇了不顺,回到家,也没能及时调整过来情绪。但勇利抱住他,撩起后颈银色的发丝,吻着他的脖颈。

“我能感觉到你很伤心。”勇利说,“而且,我能感觉到你不想我过问。让你说出来发生了什么事,会二次伤害你,不是吗?”

维恰抱着勇利的手臂,呜咽起来。

“嘘……没事的,会没事的。”

“起码你应该告诉我你关心我,而不是跟我说那些冰冷的规则。”

胜生知道维恰坚强而坚韧,却暂时忘记了他的敏感。他们两之间存在着近十岁的差异,胜生以自己的内心来揣测维恰的感受,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是我的错,维恰。”

维克多吻着维恰冰凉的手指,抚摸他赤裸的大腿和腰间。

“都是你害的,我才没哭……我没哭……”

维恰吸了吸鼻子,用长发挡住自己的面孔,两腿环在勇利腰上。勇利就像哄一个哭鼻子的小孩似的,抱着他轻轻晃动。

“你姓什么?”

“我没告诉过你?”

“没有。”

“尼基福罗夫。”

“好吧……果然还是叫维恰比较好。”

“勇利,我的爸爸死了。”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一年前的事情了。”

勇利捧起维恰的脸,亲吻他湿咸的嘴唇。维恰的伤心是那么显而易见,勇利却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经验不足,不知该如何止住他的泪水。

“我会选择滑冰,是因为我爸爸喜欢滑冰,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一直带我去冰场,后来他带着我去找教练。我爸爸一直是个风度翩翩的绅士,但是他……得了一种病,那种疾病带走了他的尊严。而我的妈妈现在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勇利,我不敢去想,我怀疑我爸爸还活着的时候他们俩就在一起了……这太伤人了。”维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狠狠地说:“我不能原谅她把他忘记了,她这么做,就像我的爸爸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懂的,维恰。”

“不……”维恰摇头,“你不懂……那种病是遗传的……它会毁了我的。”

抽噎使得维恰不得不暂时停下来,勇利把他抱到沙发上,取来纸巾擦干他的鼻涕眼泪。维恰稍微稳定了一些,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最爱的爸爸离我而去,我妈妈带我来到日本,然后她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我很怕,勇利,没有人知道我多怕自己也会得那种病,而我的教练只是不停地朝我灌输我要赢……他们都把我看得太坚强了,我也想要人关心我,我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呜呜,然后,你居然让我刷碗!”

维恰生起气来,打了勇利一拳,不让勇利碰自己。

“你明天还需要训练吗?”

“不。”

维恰只记得那天勇利不断地亲吻着他,勇利没有插入,但用其他方法让他感到很舒服。勇利温柔地亲吻着他的脚的时候,维恰稍微感受到了被人疼爱的感觉。

维恰把眼睛哭肿了,畏光,头也炸裂似的疼。

“你没有把我弄伤过,勇利。”维恰指着自己的胸膛,“你不想在我身上留一个吻痕吗?”

“我不想做让你不喜欢的事情。”

“我无所谓。”

勇利覆盖上来,将头埋在维恰的胸前,在他的左乳内侧留下了一个半月形的暗红印记。

“看来我是你的了,勇利。”

维恰鼓起勇气说,他很怕自己的爱意被勇利拒绝。

勇利感觉到内心的欲望正渐渐变得扭曲畸形,不敢延伸内心的幻想。维恰毫无防备地躺在他的怀中,闭着眼睛正进入睡眠,而只有勇利自己知道,逐渐强烈的占有欲让他想要把维恰箍在怀里,想狠狠地掐青维恰的皮肤。勇利咬紧牙关,停止自己的妄想。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维恰正坐在客厅的地面上,将一个个光碟打开放在地面上,重新按照封面与光盘内容装盒。这是勇利以前养成的坏习惯,把光盘装进错误的盒子里。

地面已经被收拾过了,洗过的衣服也挂在窗外。维恰把其他的东西也陆续搬了过来,门口放着两双看起来很贵重的冰鞋,餐桌上摆着两三罐外国保健品。勇利往卫生间里瞄了一眼,牙刷和洗脸巾也就位了。冰箱里塞满食物,不过显然都是高中生喜欢的口味。

“勇利,我可以借你的电影碟看吗?”

“当然。”

勇利递给维恰一个纸袋。

“送你的礼物。”



TBC.


勇利不是什么坏人啦……他是个宅然后现在现在音乐发现自己想要维恰情趣内衣PLAY捆绑PLAY之类的,有点害怕自己的内心。

而且对维恰开始有一点欺负欲望。科学研究证明,很多人看到特别可爱的小猫小狗的时候,因为太喜欢了会产生欺负的欲望。勇利估计没意识到自己是这倾向吧……


 
评论(12)
热度(110)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