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勇维#Pick Me,Trust Me,Love Me 9》

预警:

1.Sugar Daddy Paro

2.DT维放心食用,已进入走心剧情

3.胜生勇利/社畜/27 X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花滑新进成年组选手/16

4.披着小虐皮的甜文,存在崩人设,1V1,HE

5.如不喜欢可无视Me,屏蔽Me,拉黑Me,但不接受投诉,谢谢~

6.老读者请无视上述,熟悉的配方,看就行了



9.

借住在胜生勇利家大约一个星期后,维恰自己不得不承认,他逃离了自己的命运。不但如此,为了对痛觉视而不见,他用愚弄自己来取缔孤独感。白天全心全意地投入在训练当中,到了下午,先到农贸市场采买,再一门心思准备晚餐,到了夜里,就躺在男人身下享受。

仿佛问题不需要解决方案,只要耗着就能消失似的。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他的脖颈上悬着一把斧子,但他却笑嘻嘻地像众人解释,那不过是一根法棍面包罢了。

短节目选曲定为《傀儡谣》,维恰与舞蹈老师取得了联系,紧锣密鼓地筹划起来。

周末的早晨,维恰盘腿坐在电视机前,抱着碗狼吞虎咽地咽着麦片。

“樱花的季节过去了呢。”

“嗯……今年太忙了,完全错过了观赏期。”

“不吃点早餐吗,勇利?”

维恰把勺子举到胜生的唇下,挑了挑眉毛。

“不了,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这样吗,还真是不健康。”维恰点着头说,“看来你不仅有些变态,还是个十足的社畜。”

少年舔去嘴唇周围的奶渍,拉上差点滑下肩头的宽松衣领,白皙且充满弹性的肌肤上,淡红色的印记若隐若现。夜里,胜生把越来越多的花样使在他身上,让维恰有些难以消受。

“今天要约会吗?”

维恰提议道,装作面不改色,其实内心已经期待起来。勇利答应了他,换上一身便装,两人便出门了。

清晨的百货公司只有零星的散散顾客,维恰没有太多的零花钱,自在地购物当然是行不得的,稍微在咖啡店吃点甜品还是应付得来。胜生穿着帽兜衫和卡其色休闲裤,看上去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维恰挽着他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走在旁边,从背后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

“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要。”

“想和奶茶吗?”

“嗯!”

维恰趴在透明的展示窗上,朝里面看那些珠宝首饰。精致的钻戒上雕刻着现代的花纹,点亮了这对蓝色的眼睛。然而维恰对婚姻一无所知,就连爱情都让他摸不到头脑。勇利带他走进店里,把一个刻有冰雪花纹的珐琅镯子套在他的手腕上。

“喜欢吗?”

勇利捏着他的手背,问。

“喜欢是喜欢……”

“刚刚看你一直在盯着它看。”

“只是感觉很精致啦。”

勇利揽住维恰的肩膀,对店员说,“不用包装了。”

柜台里的柜员笑容满面地接过了账单,十分钟后,维恰晃荡着手臂离开了首饰店。手镯子有点紧,正好落在他手腕最细的地方,带上去的时候都磨得关节疼,他看着沉默的勇利,眨了眨眼睛。

“太贵了啦……要给你做小半年的便当才能还上了。”

“送给你。”勇利在维恰银白色的发顶轻吻,握住他的手,“收下就好了。”

“勇利……”

“我平时也不出门,工资都是攒下来的。就当是让我发泄一下购物欲好了。”

维恰见到四下无人,悄悄地踮起脚在勇利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提议:“我训练的冰场就在上面,要不要去?”

“我不会滑冰。”

“看我滑啦,我表演给你看。”

维恰拉着他走上扶梯,兴冲冲地说,“平常训练的时候,特别饿又不能吃商场里的高热量食品,对我而言是最艰难的事情了。”

“为什么不能吃?”

“不健康啦。”

维恰一路拉扯着勇利催他加速。大型商场的地形就像迷宫,时装店、餐厅与电影院让人应接不暇,维恰对这里熟悉极了,柳暗花明,一座占用了两层楼场地的冰场出现在眼前。

“嗨,我又来啦!”

维恰趴在柜台上,跟一个胡子拉碴的成年人说话。他们俩压低声音交谈了一会儿,维恰回到勇利身边,朝男人挤了挤眼睛,就把两人偷渡了进去。

“你看,很酷吧!”维恰举起一双蓝紫色的冰鞋,刀刃相当锋利,泛着银光,“我最近刚换的。”

“你的?”

“小心割破手!是雅科夫,我的教练帮我订制的。国家队的选手都有品牌供应商,有设计师按照他们的脚型专业订制,一般一个多月就能报废一双冰鞋。我的话,现在只有日本和俄罗斯的几家小品牌在赞助,所以就要拮据一点。”

维恰扭着腰把上衣脱了下来,换了一件保暖的运动服,然后开始给自己穿鞋子。手法相当娴熟,甩着鞋带勾上鞋钩。他穿着冰鞋站起来,变高了一截,然后给勇利提来了一双破烂又走形的普通冰鞋。

“这是你的。”

“差了好多啊……”

冰刀也非常钝,同维恰那种能把人划伤的明显不同。

“抱歉,我的脚小,你穿不进来啦。”

维恰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勇利,两人走上冰场。时间还早,冰上一个人都没有,维恰摘掉保护套,首先踩上了冰。

“过来吧,把手给我。”

维恰摘下了刚刚买的手镯,在衣服上蹭掉上面沾上的人体油脂,很小心地收在上衣口袋里。他拉住勇利,慢慢向前滑行。

“不、不行!”

勇利颤颤嘤嘤地抓着维恰,快要把他弄疼了,佝偻着脊背,艰难地保持平衡。

“勇利,你小时候没学过滑旱冰吗?”

“我一直不擅长体育就是了。”

“哈哈哈,没事的,慢慢来。对……就像走路一样自然,微微的八字脚……”

“别松手,别松手。再过来点,维恰……”

“把背直起来啦,别像个乌龟一样!”

“别这样!维恰,维恰!”

勇利左脚绊到右脚,一屁股坐在冰面上。撞击使得他半个身子都没了知觉,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自从小时候学会走路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摔得这么惨了,维恰把他拉了起来,继续耐心地教导。

“一手扶着墙,一手交给我。”

“好……好……”

勇利疼得直嘶冷气,沿着边缘一点点往前蹭。维恰在冰上就跟走路一般自然,他像个精灵似的滑到了远处,步伐缭乱而自然,优雅地打了个圈,回到勇利身边。

“你看这个!”

维恰以工字腿向前滑行,张开双臂向后仰去,优雅地伸展着美丽的身体。

“这叫鲍步。”

他重新直立起来,将一只脚拉过头顶,原地旋转起来。

“这叫贝尔曼!”

勇利看呆了,维恰回到他身边,两个人撞在一起靠在墙上。

“这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为什么?”

“考验身体的柔韧性,很多成年男子已经没办法做贝尔曼了。我却可以。”

维恰轻盈的说着,想要得到夸奖,但勇利仿佛在想着别的事情。

“啊……柔韧性吗,的确是啊。”

“你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吧!”

“没有。”

“来吧,我们继续……”

勇利一瞬间露出了抗拒和恐惧的表情,不情愿地将手交到维恰手里。

“你让我一个人慢慢摸索就好了,你不想滑冰吗,就像刚刚那样。”

“今天是来玩的嘛,我不想训练。”

维恰折腾笑话了勇利一阵,才放他去场地周边休息,自己占据了冰场,回忆着舞蹈老师安排的动作,在没有音乐的环境下练习起来。

这时,一个金棕色头发的少年走进了冰场,见到勇利,朝他走来。他大概是维恰的队友,两人穿着款式差不多的衣服。少年把重重的背包往旁边一扔,朝胜生打招呼:

“嗨,你是和维克多一起的?”

“嗯。”

克里斯打量他,一个普通的成年人,猜勇利大概是赞助商派来的。勇利正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让克里斯好奇起来。

“在写什么?”

“鲍步和……巴尔曼。”

“是贝尔曼。”

“啊,对对。”

克里斯把胳膊支在膝盖上,温吞吞地笑了起来。

“啊……这样啊,你对滑冰感兴趣吧,你是他的粉丝?”

“嗯,算是吧。”

“这个……”克里斯指着正在准备起跳的维恰,“叫做阿克希尔三周跳,啊,是四周!”

“四周吗?”

“多看看你就弄的清楚了,刚开始学滑冰的时候,我也完全搞不清楚是几周跳!”克里斯站起来朝维恰欢呼:“太棒了!4A!你真了不起,维克多!”

维恰摆着手来到场地周边,谦虚地说:“是个巧合而已……我也没想到居然能成。”

维恰看着克里斯和旁边的勇利,露出了慌张的表情。勇利和克里斯刚刚说了什么,他们谈得很深入?克里斯知道自己的秘密了?

“胜生先生,我有点饿了。”

维恰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的不自然。勇利听罢,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跟着维恰打算离开,“想吃什么?”

“嗯……不知道呢。周一见了,克里斯!”

“喂,我才刚到!”克里斯十分不满,甩了甩手。

两个人回到更衣室,维恰惊魂未定,沉默地解着鞋带。勇利站在他背后,轻声地道:

“他叫你维克多。”

“你听我说,勇利。”

“你不叫维恰,是吗?”

“没错,我不叫维恰!”

维恰站起来,把勇利推到柜子上,揪着他的领子吻了上去。他急迫地跟勇利唇舌缠绵,直到喘不上气才放开。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叫过我维恰。”

他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另一个人已经不在了,他是我爸爸。”

 

TBC.


不知道是否甜了起来呢w

 
评论(18)
热度(88)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