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勇维#Pick Me,Trust Me,Love Me 10》

预警:

1.Sugar Daddy Paro

2.DT维放心食用,已进入走心剧情

3.胜生勇利/社畜/27 X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花滑新进成年组选手/16

4.披着小虐皮的甜文,存在崩人设,1V1,HE

5.如不喜欢可无视Me,屏蔽Me,拉黑Me,但不接受投诉,谢谢~

6.老读者请无视上述,熟悉的配方,看就行了




10.

就连维恰都为自己因何气愤而感到困惑,在咖喱店里吃午饭的时候,他一言不发地把盘子边缘点缀的淡粉色腌姜片拨给了勇利,面无表情地咀嚼起来。

“不喜欢吃姜?”

“腌制品致癌。”

有些事就像命中注定一般,有生活邋遢丝毫不检点的人糟蹋了原本健康的身体,也有人百般小心呵护却生来低人一等。

胜生勇利见维恰不愿同他说话,只好一边咽下食物,一边浏览手机。

“阿克希尔四周跳……”勇利查阅着网页,不禁赞叹道,“好厉害……”

“才不是你想的那样。”维恰像不爱吃饭的小孩子一样用勺子把咖喱搅拌得相当恶心,“克里斯刚刚在夸大事实,如果真的能跳满四周,我就可以被载入史册了。”

“哦……”

“讨厌。”维恰小声嘟囔着,“这家的咖喱好咸。”

“克里斯就是你的朋友?”

“嗯,不过他下周就要回国了。”

“为什么?”

“他不属于日本队,我也不属于。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初赛了……”

“什么意思。”

维恰皱起眉头,不知道要如何给勇利解释各种各样的国际大赛。

“你就当做,在打大BOSS之前要先打怪升级好了。已经有经验的选手可以直接挑战BOSS,我的话要从头开始。”

“你很快就会变成冰上的王者吧。”勇利微笑起来,“虽然我对这了解甚少,今天看到你滑冰的样子,我有那样的预感。”

下午维恰到服装设计师的店里试穿了制作到一半的演出服,除了黑色调的短节目演出服和白蓝色调的自由滑演出服外,维恰还差一身拿得出手的表演滑服装。维恰站在试衣镜前,修长的身形被黑色的绒质地面料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来。设计师想要在领子周围加上羽毛,更加衬托他的灵气。

“表演滑就是站上领奖台的获奖者和人气选手的晚会,不过我恐怕没什么希望啦……”

衣服还没有最后缝合,他按住后肩的手稍微放松,背后的布料落下,露出漂亮的脊背。

“雅科夫总说没问题、没问题的,但是我没有十足的信心,总感觉自己差的还是太多了。”

“真的?”勇利替他用曲别针暂时把后襟勾好,“你是真的这样想的,还是在外人面前故作谦虚?”

“只是说给外人听的。我不仅想要参加表演滑,我还想要拿金牌。”

维恰冰蓝的眼睛中闪烁出光芒,就在他想要继续的时候,女性设计师从仓库里钻了出来。她取来了很多装饰品,让维恰挑选添加到衣服上。

“感觉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有点紧绷。”

维恰动作优雅地摸着自己的肋下和臀部。穿上了服装,举手投足间他都是个优秀的选手。

“没问题,最后缝合之前会稍微放松些尺寸。你们这些刚进入成年组的孩子,长得都太快了……”

维恰在镜子里扭过头,欣赏着自己的背影。

“抱歉,说实话我想长得再高一点。”维恰笑着指向靠在旁边摆弄小玩意的勇利,“起码比他高才行。”

他又不好意思起来:

“虽然之前特意强调了想要突出性感的一面,但是,这里的黑纱料可以换掉吗?”维恰的黑色服装上有特意制作出来的类似撕裂的空隙,以浅色的半透明布料填充,“这种还是太让人害羞了,我会无法专心完成节目的……”

“我觉得很适合你。”

旁边的勇利突然发表了看法,设计师也不愿割舍自己最得意的点子,维恰只好红着脸答应下来。拜访完工作室,已经到了该回家的时候,抵达电车站,维恰突然回想起来。

“勇利,我要回家一趟。”

“嗯?”

“差点忘记……下周开始学校要更换夏季制服了,我要回去取一趟。”

“喔,那么我家见了。路上注意安全。”

维恰捏了捏勇利的手掌,乘上了反向了列车。他在回家的路上,祈祷着不会与母亲和继父相见。如果在家的是尤里,既然已经同家中闹翻了,就朝他脸上狠狠揍一拳。维恰早就对这个名义上的弟弟不爽了。

掏出闲置已久的钥匙,维恰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房门,悄然潜入。扑面而来一股温暖的炖菜味,好像是昨晚的剩菜搁置了一天,家中一如往常,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变得冷冰冰的。脚下踩到了软绵的生物,维恰低头一看,原来是尤里的布偶猫趴在玄关,被他踩了尾巴。

那只猫咪立马发出愤怒的嘶叫,跳到远处跟维恰示威。他可管不了这么多,快速跑上了楼,把衣服和几本小说塞到包里,再出门,正好撞见满脸阴云的尤里。

“你这个虐猫的变态!”尤里仇视地盯着维恰,刘海遮住一半脸颊,让他的目光看上去更加毒辣,“我早就知道你讨厌我的猫!但是不喜欢也不代表要伤害!”

“尤里·普利赛提,这是个误会,是你的猫……”

“滚开,你这个可怜虫!”尤里推了维恰一把,他俩年龄相近,体型也差不多,维恰差点跌坐在地上,“你的疾病是你的问题,别把怨气发泄到家里,你已经把这个家庭搅得不得安宁了!”

“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这件事!”

维恰稳住身体,把背包摘下来扔在一边,扑上去跟尤里扭打起来。被击中软肋的维恰愤怒极了,揪住尤里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地上撞。尤里也毫不客气,袭击维克多柔软的腹部,一翻身骑在他胸前,一拳接着一拳揍维恰的脸。

维恰尝到了铁锈味。他护住五官,接着听到了母亲的尖叫声。出去采购的母亲和阿廖沙回来了,将两人拉开。母亲紧紧地拥抱着挂彩的维恰,哭泣起来,阿廖沙也把自己的儿子带进房间教育起来。

“我很抱歉……维克多,原谅我吧。”维恰的母亲吻着他的眉毛,“我们怎么会走到这步呢……维克多,我后悔了,搬回来,你这段时间都住在哪。我和阿廖沙都担心极了,我们听说你还在去学校,我很想去学校见你,但害怕把你吓走。维恰,我的孩子,求求你回来吧,算我求求你了。”

“变成这样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妈妈。”维恰抹去嘴角的血污,鼻子酸了起来,“你嫁给另一个人的时候,就该想到你背叛了我和爸爸。”

“我的维恰……可你想要我怎样呢,是我的错,我那时候不够坚强,我需要一个人能够安慰扶持我,然后阿廖沙出现了。我当时是怎样想的……我错了,我没有在乎你的感受,你失去了爸爸,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那,我无法面对你爸爸的死,我太想从那种绝望里逃离出来了。我那时候没能陪伴你,甚至没能给你一点安慰。我很抱歉,维恰,我很抱歉……原谅妈妈……”

母亲不断着重复着道歉,维恰在心里冷笑起来,某些角度上来讲,他还真是母亲的亲生儿子。

“你是爸爸一生的挚爱。”维恰哆嗦着嘴唇,想要逃离母亲的怀抱,“可他不是你的,你不是个好女人……放开我……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

“我要回我的爱人那里去。”

“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人?不……不不不……维恰,别去,留下来,我们一起来面对你的病情,妈妈会陪着你去做检查。这回我会站在你身边,我绝不会再离开了……”

“放开我……”维恰快速地抹掉泪水,故作镇定地说,“你没办法补救!你总以为伤害过后只要道歉,就能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你根本不知道我对自己做过什么……”

维恰掰开妈妈的手,捡起包跑下楼梯。他的妈妈还趴在地板上哭泣着,但这一切都于事无补。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勇利身边的,心里唯一的念头驱动着他的身体来到当到门前,按响门铃。

勇利慢吞吞地来开门了,见到维恰,露出吃惊的神情。勇利抱住少年,把他放在沙发上,取来急救箱,处理他的伤口。

“你母亲干的?”

“怎么可能……”维恰冷漠地眨了眨眼睛,“我跟别人打起来了而已。”

“你还好吗?”

“只是疼,心里并不难受。”维恰捂住眼睛,无力感让他绝望,“我破相了吗?”

“没有,嘴角有些撕裂了。”

“那小子,净揍我的脸。”维恰深呼了口气,坐起来,勾住勇利的脖子,“勇利,我想做了。”

“别开玩笑了,现在?”

“衣服下面的部位可能也受伤了,你不想帮我检查一下吗?”

两个人互相抚摸着,很快,维恰坐在勇利身上律动起来。他眼神迷离地盯着勇利,想用情欲来冲淡刚才发生的一切给精神带来的冲击。勇利低吼着结束了,两个人躺在沙发上,维恰提议再做一次。

“你不是之前想试着往尿道里塞东西吗?”维恰咬着手指说,“今天的话,怎么玩我都配合。”

“别闹了。”

“我今天滑冰的样子迷倒你了吧?我能看出来,你盯着我的样子充满了占有欲,仿佛想要咬我似的。”

“如果你心情不好的话,可以跟我聊聊。”

勇利撩开维恰的勾引,提上裤子走进卧室。维恰倒回沙发上,空虚地取过纸抽,擦干净自己身上的液体,然后跟着勇利走进卧室。

勇利盘腿坐在床边,也在为维恰的事情苦恼,闭着双眼。维恰坐到勇利身后,将额头靠在他的脊背上。这次,维恰换了一个话题。

“勇利,我想去做那个检测……”

他摸索向勇利的手,紧紧握住。

“只是我一个人不够坚强,你能够陪在我身边吗?”




TBC.

1.维恰的家里有隔夜菜的味道,这是我安排的一个细节。

感觉维恰的妈妈一直在等着维恰回来,所以每天的晚餐都准备他的那份,然后就多了出来。

2.维恰最终还是没法原谅他的妈妈。我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写皆大欢喜的剧情。之前面试的时候正好跟老外聊到一个话题,小说让你feel reality还是escape from reality,我想这个故事大概是前者。我一直觉得,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父母能带来的教导更多还是伤害更多,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话题。

3.最近在收到评论也许无法一一回应(日更精力不够)。看了许多评论,产生了如下的感受:感觉情节是一方面,人物是一方面,并不是平面化的,也不是非黑即白,A区域和B区域必须属于其中之一。情节也好、角色也好,写出来的初衷,并不是得到一个评价,而是想要表现一种特定的状态。也不太确定自己在说什么……就当我是胡言乱语好了^……

 
评论(13)
热度(85)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