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勇维#Pick Me,Trust Me,Love Me 12》

预警:

1.Sugar Daddy Paro

2.DT维放心食用,已进入走心剧情

3.胜生勇利/社畜/27 X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花滑新进成年组选手/16

4.披着小虐皮的甜文,存在崩人设,1V1,HE

5.如不喜欢可无视Me,屏蔽Me,拉黑Me,但不接受投诉,谢谢~

6.老读者请无视上述,熟悉的配方,看就行了



12.

胜生勇利发现一切时已经为时太晚,维恰坐在马桶上,摸着犬牙参差的后脑勺黯然神伤。

他的喜悦还没能维持一晚上,就被剪坏的头发冲垮了。胜生收拾了地上的头发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头发会再长出来的。”

“还有两周就要初赛了,我在想什么……真是太傻了。”

检查结束后维恰的心境经历了大喜大悲,一想到他引以为傲的长发就这样被毁了,维恰又开始掉眼泪了。

“你一定更喜欢我长头发的样子……”

“是。”

维恰的脑袋就像个失败的鸡窝,让勇利不忍直视。他只好抱着维恰上床,替他关掉灯,不让他看到自己的头发。

“你一定不会像从前那样爱我了……”

“那倒不会。”

勇利不顾维恰还在床上蠢蠢欲动,将他按在枕头里,关掉了灯。夜里两人都睡得十分不舒服,碎碎的头发茬扎得人脊背痒痒。维恰处在半睡半醒之间,噩梦连连。

他再一次梦到父亲弥留之际,站在病床前,父亲的身体已经冰凉了,但他不愿意让他离开。然后画面一转,母亲嫁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她把爱和忠诚倾注给了另一个人,只有维恰晚上躺在床上,摸着父亲的相框掉眼泪。他爱上了胜生,胜生对他很不好,在他身上发泄欲望,还把他当苦力一样指使。维恰知道自己发病了,他回到胜生的公寓,看到男人和另一个少年坐在沙发上。他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外表,但他健康、乖巧,还有一头美丽的长发。

维恰在梦里抽泣,被勇利摇醒,翻个身再度入睡,又回到了恐怖的梦境。

这回他在冰上跟人相撞了,对方的冰刀划破了他的脸。他躺在坚硬的地上浑身痉挛,血污沿着额角流下,模糊了他的视野。

勇利不耐烦地推了推维恰的肩膀,把他再度唤醒。

“醒醒,维恰,你做噩梦了?”

“勇利……”

回到现实的感觉让维恰松了口气。他解开勇利睡衣的衣扣,把自己的胸膛贴过去。

“怎么了?”

“没事,这样就好。”

维恰躺在勇利的怀抱里。男人的身体有一层粘腻的汗,但维恰并不讨厌,将额头抵在勇利的下巴上,终于一觉到了天亮。勇利离开的时候,他还在贪睡,隐约记得勇利将现金塞在他的手里,让他去剪头。维恰一觉醒来已经接近九点,习惯性地摸向发绳,心里难以形容的失落。

他逃掉了上午的课程,剪完头发直接去了冰场。

克里斯早上在学校没见到维恰,打电话也没人接听,来到冰场,看到一个高瘦的男子正在做拉伸运动。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训练服,立领上的脖颈修长而白皙,光看背影大约是个干练的人,后脑的短发刚刚修剪过,还微微发青。

“嘿,你好,现在是封闭训练时段!”

克里斯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想要上前提醒一下。那个人缓缓转过头来,蓝色的双眼看着克里斯。

“不好意思,但是……啊!”克里斯吃惊地叫了一声,“维克多!”

维恰脸红了,现在已经没有长发能遮掩他的表情了,“很奇怪吗?”

“你真让我认不出来了!你失恋了?你跟家里吵架了?”

维恰摆手,他连原本习惯性将头发别回耳后的动作都用不上了。剪短头发之后,脑袋轻飘飘的,让他不习惯,不过再也没了三周跳的时候被辫子抽到脸的苦恼。

“我只是想换个新造型,没想到有些过头了……”

克里斯看呆了。维恰看上去非常英俊,就像那些外表出众的模特。留着长发的时候,他的气质被柔和地收敛了起来,如今全部锋芒都展露了它的寒光,维恰看上去已经有成年的模样。他优雅、柔美而有力,在冰上的样子脱胎换骨,从前幼稚而彷徨的模样不见了,强大和坚定成就了新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维克多,过来!”

维恰停在谢幕的动作,听到雅科夫在呼唤他。

“一切都还好吗?”

维恰露出怪难为情的笑容,小声嘀咕着:“我不知道你跟克里斯在担心些什么……”

“好吧,我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雅科夫递给维恰一个小纸条,“看看这个,是我给你的安排。”

维恰看了一眼,瞪大双眼,小声尖叫道:“你是认真的吗,雅科夫,4Lutz+3T?我?”

“我觉得你已经进入状态了,维克多。”

“可我两周之前才跳出人生第一个勾手四周跳,雅科夫,如果在正式比赛中这个连跳我跳空或者摔倒的话,我可就一无所有了……”

雅科夫扶正差点被维恰顶掉的帽子,“这里是数据,你在练习当中的成功率是百分之十三。”

“雅科夫,这太冒险了,雅科夫!”

“正式比赛的时候,肾上腺素会帮你一把的,我是过来人。”

“不不不……雅科夫……”

“你会让观众们和评委大吃一惊的,你有这样的资质。”雅科夫捏着维恰的肩膀,“当你跳成功的那一刻,你会成为在场所有人的偶像。”

到了傍晚,维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再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呈现出青黑色。他手忙脚乱地坐起来给勇利打了电话,最后只能粗糙地给两人做了三明治。

勇利见到他的新发型,露出了稍微吃惊的表情。

“你不喜欢?”

“没有……很出乎我的意料。”

维恰在勇利的心中一直是个性别模糊的美少年,没想到他可以这么英俊。最近的日光强烈起来,他的鼻梁上出现了一片淡褐色的雀斑,嘴唇也薄而充满肉感,让短发的维恰看上去性感极了。

维恰最近似乎又长高了一点,刚见面时才到勇利的下巴,如今已经长到了鼻头。不过他知道身为花样滑冰运动员,从小到大膝盖积累的压力让他不会长得太高。

维恰接过勇利的公文包,扶着屁股慢吞吞地走在他身后。

“抱歉,我回来睡着了……晚餐只有简餐。”

勇利没有抱怨,看上去很饿,连手都没有洗,坐下便咀嚼起来。维恰摔青了臀部,只能靠在墙边。

“你今天尝试了新的跳跃吗?”

“嗯。勾手跳,你知道吗?”出乎维恰的意料,勇利居然点了点头。

“从人体力学的角度上来讲,跳跃的成功与否可以从物理上找到不二法门。”

“什么意思?”
“就是利用物理原理,不论什么样子的跳跃都能完成。”

勇利拿起桌子上的不锈钢勺子,找到了杠杆的受力点,轻易地就把勺子掰弯了。

“才没你说的那么简单,起跳只有一瞬,我无法兼顾这么多……”

“也是……大概你属于努力的天才吧,维恰。”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高兴不起来。”

嘴上这么说着,维恰却露出了笑容。他的心里除了滑冰,剩下的全是勇利。他一如既往地讨厌深陷爱情的自己,又纵容自己一再犯错。

勇利让维恰坐在他的腿上,原本只是想缓解一下疼痛,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唇齿交缠起来。维恰感觉今天的勇利比起平时少了许多耐心,用力地吮吸着他的嘴唇和耳垂。

维恰拼尽全力在冰场上跳跃起舞,留下一身伤痛,再从勇利的口中得到宽慰。他们最近没有夜夜交合,只是互相爱抚对方的身体,内心就十分满足。

“我爱你,勇利……”维恰忍不住掉泪,“我甚至会感到害怕,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嘘……把你给我……”

勇利摸着维恰的脸颊,把他横抱进浴室。维恰泡在浴缸里的时候,勇利就在旁边冲洗身体。

维恰把拇指和中指伸出来,充当一个小人儿的两腿,站在浴缸边缘上,对着勇利。

“这个勾手跳,这个是阿克塞尔!”

小人甩着两条销魂的腿,在维恰的大声解说中,一蹬白瓷跳跃起来,在空中乱七八糟地旋转着。

“在我眼里看起来差不多。”

勇利冲掉脸上的泡沫,蹲下亲吻维恰湿淋淋的头顶。维恰一低头看到勇利腿间的事物软绵绵的垂着,几乎要碰到地砖上流淌的污水,一把拉上了浴帘,把自己沉入水中。

“你不会淹到吗?”

勇利伸腿迈了进来,烫人的热水溢了出来,浴室中回荡着水流的巨响。

“不会,我以前经常这么干。”浴缸很小,维恰转过身体趴在勇利的胸膛上,“我曾经想把自己淹死,可惜没成功。”

“为什么不去游泳馆试试?”

“那太恶心了。”维恰摇了摇头:“我就是死也不要喝别人尿。”

他掰着手指数了数日期。

“勇利,下周三我就要去札幌了。”

“比赛?”

“是,周四一场,周六一场……”

维恰盯着水面下两人叠在一起的脚,犹豫地道,“我只会想……只是想……啊,你如果想去的话,我可以搞得到入场券。”

“你觉得E区23排能看得清楚吗?”

“你已经买票了?”

维恰不敢相信,从水里坐了起来。他不忍心打击勇利。

“不……E区23排你连我的在场上伸了几根手指头都看不清……”


TBC.


 
评论(16)
热度(126)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