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手癌患者,不定期失踪,肉去微博@笛耳耳耳
 

《​#维勇恐怖向#蛇夫岛 10》

*恐怖向!恐怖向维勇!

*维非DT,勇DT,无不洁描写

*轻度恐怖(暂定),中度OOC,重度悬疑

*存在角色崩坏与三观扭曲

*存在官能描写,弱化走心,走心文请移步: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这个文有第0章,请从第0章开始阅读w



10.


2017年4月16日 登岛第16日 降神节当日

热带小岛的夏季来得格外得早,昼夜温差在十度左右,清晨太阳初升之时,总能看到乳白色浓雾如同夜袭的幽灵般从湖面隐去,藏进森林的景象。蛇夫岛仿佛孕育着生灵的产妇,一切邪恶的念头和贪婪的欲望在闷热的空气中微微发酵,终于到了这一日,恶魔之子即将诞生。玉兰花的香气在诡异徘徊的微风中悄然弥散,令人惴惴不安。麻痹精神的毒素。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在隐隐的鼓点中醒来。起初以为是内心躁动紧张的情绪导致睡眠中无法得到平息,等到头脑冷静下来,发觉的确听到有节奏的鼓声从远处传来。

从房间走到旅馆的庭院门口,祭祀的声音变得更为清晰,维克多朝山峦望去,看见身穿祭祀服装的人群沿着山间小道朝神的住所进发,如同爬在绿叶上的一条暗红色长虫。他在内心产生了不安的念头,跑回房中,看见后厨里的胜生勇利正弯腰凑在喷着热气的锅前。深色的和服与黑色的头发将他雪白的脖颈衬托得异常修长,仿佛领口钻出的是一条长蛇,正朝热气深处张望。

勇利抬起头来,望向维克多,露出笑容。一切恐怖的幻想如同在冷气中散走的白气,消失不见。维克多搂住勇利的腰,将他抱在怀中。

“今早就吃年糕汤,您看可以吗,维克多先生?”

“只要有你在的厨房,总是丰盛级了。”

明天清早,在降神节的疯狂仪式停歇过后,运送生活物资的渡轮就会来到小岛的码头,那便是维克多带着勇利逃出生天的最佳时刻。他这几天刻意避开了与生命神相关的话题,以免勇利会临时动摇决心,耽误两人的计划。

维克多有种预感,内心善良的勇利如果知道逃离小岛将意味着上千人的死亡,一定会牺牲自身使此处的邪恶继续滋长。

夏季天气变化无常,维克多与勇利在能欣赏到庭院的房间中共进早餐,户外在无人发现时下起了细密的软雨。维克多欣赏着日本男子吞咽白色膏体、品尝美食露出满意微笑,寻回少许现实世界的真实感,放眼朝雨幕望去,庭院中祈祷所静静伫立,混或的灰绿色背景之中,一个矮小的女人僵直地举起手臂,朝维克多招手。

维克多视而不见,平静地与勇利用完了早餐。起初只是微微作响的鼓声,如今已经变得让人无法忽略,维克多猜想祭祀的队列又朝旅馆的方向靠近了。毒蛇栖与草中,总要等到十拿九稳的一刻才会对猎物发起进攻。见到勇利端着食盘消失在走廊深处,维克多踩上木屐走到庭院当中,如今的他已经见识过了此处的种种诡异事变,反而波澜不惊,屏住呼吸,追随上刚才朝他发出邀请的魅影。

安静的祈祷所中只能听到雨滴落在单薄屋顶上的清脆声音,勇利从一早就跟维克多待在一起,步行道两边的红烛却是刚刚更换过的。维克多以手背撩起层叠垂下的神幡,警惕地缓缓向前,悉悉索索的诡异声响在幕布后挪移。他撩开最后的红色织物,看到明亮的祭坛上,盛放着旅店中平时用来吃饭的日式小碗。

一条被剪断的暗红色舌头躺在其中。

维克多心中大惊,此时,一道紫电突然在天空乍现,沉闷而振聋发聩的雷声传来。维克多冲回雨幕当中,焦急地寻找着勇利的身影。勇利正在最后收拾行装,见到维克多突然冲进来,露出错愕的神情。

维克多一把捏住勇利的下颚,强迫他张开嘴来。见到淡粉色的舌头平安地落在口腔当中,维克多松了口气。

“维克多先生……您弄痛我了。”

维克多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浑身布满冷汗,低头轻吻勇利的嘴唇,掩饰道:

“突然想要吻你。”

“您又看到了什么奇异的现象吧。”勇利低头微笑起来,“刚刚来到旅店的时候,您看到了母亲的身影。当时我就觉得,这地方跟您可能意外地有缘。”

维克多也无心继续隐瞒,将盛着断舌的碗递到勇利面前。

“啊……”勇利竟然丝毫没有露出厌恶和恐惧,反而仔细端详起来,“是牛舌。我经常在后厨处理刺身,不会看错的。”

“我在祈祷所里发现的。”

勇利露出尴尬的笑容。

“大概是有人想要浇灭维克多先生的雄心,才玩这种小伎俩吧。”

维克多按住勇利的后脑,让他把头靠在自己肩上。不安的气氛如同阴云,正在朝着小镇的上空靠拢。外面的雨势渐渐大了起来,越来越清晰的鼓声并没有因此被削减,与雨珠敲打屋檐的低沉声音协同为一体,仿佛有人在念着祷告词。

“您不去街上看看吗?”勇利提议道,“当初来到蛇夫岛,不就是为了今天的祭奠吗?”

维克多的蔚蓝的眼中明显充满了对勇利安全的担忧。

“不要紧的,就算是在降神节这天,戒律依旧有效。没有人被允许进入旅馆……”

勇利给了维克多一个具有安抚意味的微笑。

“在这一点上,生命神会庇护我的。我会在这里等您回来,然后日出之时,就跟您离开这座岛屿。”

维克多被花香麻痹了大脑,思维异常迟缓,勇利的话语于他就是催眠的魔咒。在回过神,他已经撑着一把伞,站在暗灰色的石砖路上了。

游行队伍已经行至面前,将去路完全堵住。维克多合上雨伞,让雨丝浇灌周身,水滴濡湿他的面颊和短发,睫毛粘结在眼尾,雨珠顺着半张开的嘴滑入唇中。

鼓声与低沉的祈祷声震耳欲聋,掩盖了天上的惊雷。树影翕动,两面的牌楼连带昏暗的天色一道朝他压来。

那猩红的人潮正是他敌对的大军,如今已完全张开全部恶意,在这条狭窄的小路上相逢。


TBC.

这一章异常短小十分抱歉TvT,最近身体不好要早休息,所以就先更新这点啦!

打算出本本啦!


 
评论(11)
热度(82)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