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田木口元onice:

名护屋其事—致《名护屋记事》及其作者的一篇长评
日前,幸得小册《名护屋记事》一本。始,作夜间读物,每日于夜深青灯下消遣一番,后阅至《对影三人》,则不可自胜,快意进节,终赏,成此采理之评。

· 装帧设计
笑面青江凭栏俯瞰,尔后捋直腰背,倚至雕窗,手执一册,半掩于和袖荫下。其上绘环佩璎珞,饰以花团,芊白二手各秉扇一面,又有男子半面像及裸足一双隐于其中。
初见封面,并无实感,而在笑面青江于第六章-对影三人出场后,此书恍惚之间似乎成为了出没于街头巷尾、屋宇檐下的青江纂于手心匿于袖下的小读本。更不用说内页中随处可见的对称美学设计和和风小饰,它们正一点一点将你带入铁骑踏落、干戈未平的战国时代。

·内容梗概
纸面落金,纸面落银,金银何物,不过尘埃。展卷过尘,战国往事。
刀剑乱舞此类历史背景基础上的人物设定,是要来自历史并回到历史的,因此本文与战国时代大名纷争互相渗透的故事背景无疑增强了读者的代入感。
奈何奈何,走兵落将,山茶零落,纷争何息?
孑然一身归宅为父奔丧的宗三,犹如一张被夹在泛黄书页中间略微生锈的镀金书签,带着背后磨损的秘密纹样回到了长兄江雪和幼弟小夜的视线中。兄弟本是并蒂生,怎料今夕嫡庶别。阔别十几年的兄弟三人,终于重聚并移居名护屋,故事本可以就这样稀松平常地继续下去,但自从一次手合中宗三的“御敌之法”和酒后江宗二人互吐真言后,随着二人之间兄弟以外的情感唤醒的同时,如同一片漆黑大幕压抑而来的,还有侍奉敌对大名的二人无法逃避的命运。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宗三带着决绝之意将为了大名的名誉与享乐带病作战的江雪救下后,织田信长也开始收紧绕于宗三腕上的束缚之线。就在信长手染鲜血出现在四下无人的清晨屋外,宗三疑似要带着他对自由和江雪的执念命陨于历史的尘埃中时,尾声部分忽然出现了左文字三兄弟圆满重聚,做法行道的场景,使读者欲积攒至临界点的悲悯之情流于完整而平淡的幸福感中。全文渐入缓和,后随情节推进渐入高潮,最终急转而上,达成令人圆满的东方式喜剧结局。

· 情感人设
这并不是最能给人惊喜的人设,但也是偏差值最小的人设。江雪和宗三都分别延续了原本沉稳圣僧和笼中金雀的,然而在看似不哗众取宠的人物之间却衍生出了令人揪心的复杂情感。江雪身为一寺主事,修法多载,但在宗三面前却有他羞于承认的阵脚大乱;宗三身为战败之刀,遭遇软禁,被缚宫城甚至被当做玩物蹂躏,却保有策马剑下救江雪的不凡坚韧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武士之魂,而二人之间的恋人之爱也在兄弟之情线索的推进和背德的冲突中逐渐占据上风,并在各自遇险的“吊桥效应”中得到升华。从平淡的人设出发,编织出了丰富满溢的多面化人物性格和纠缠不息的复杂情感, 在同人作品中实则难能可贵。

孰能避之?浩浩其汤,大名纷争,涂其生灵,炭其人性。吾等鼠蝇,望洋兴叹,若不能免,则何趋之?
或许在真正的历史正剧中,江雪和宗三不会有这么好的结局,权力的纷争和战火的侵袭远比我们想象得残酷,但至少在这本同人作品中,三兄弟从历史的车碾下幸免于难,在乡间的小径上渐行渐远。
@Tub Chapel 

 
评论
热度(25)
  1. Tub Chapel端木田元onice-攒钱移民中 转载了此图片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