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勇维#Pick Me,Trust Me,Love Me 14》

预警:

1.Sugar Daddy Paro

2.DT维放心食用,已进入走心剧情

3.胜生勇利/社畜/27 X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花滑新进成年组选手/16

4.披着小虐皮的甜文,存在崩人设,1V1,HE

5.如不喜欢可无视Me,屏蔽Me,拉黑Me,但不接受投诉,谢谢~

6.老读者请无视上述,熟悉的配方,看就行了



14.

维恰抱着刚刚得到的宠物,坐在地上打着泪嗝。

“真奇怪……明明感到开心极了,但是眼泪就是停不下来。”

他揉着通红的眼睛。勇利拉过维恰的手,把他烹饪时放在洗手台上的手环套了回去。

“啊,我是想着,如果比赛的话,还是不要带这么贵重的首饰好。”

维恰看向勇利,拨弄着椭圆形的金属环。

“到时候你要和教练还有队员在一起,我们不方便天天见面,就戴在身边吧。”

“也是……不过我可以晚上偷偷跑去你的酒店喔。”

“比赛重要,还是算了吧。”

胜生勇利蹲坐在维恰旁边,把幼犬所需的狗粮、零食和生活用品一件件从鼓鼓囊囊的公文包里掏出来。

“行李已经准备好了?”

“嗯,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中午入住,下午去看场地。”

“我晚你一天。”

用晚餐的过程中,维恰总时不时朝桌下瞄。他把小狗放在腿上,掰了一点面包屑喂它。

“叫什么名字好呢……”

小贵宾犬还没适应新环境,趴在维恰的膝盖上惊恐地四处打量。

“真是好小的狗,不知道以后能长到多大呢。”不等勇利开口,维恰接着道:“我喜欢稍微大一点的狗,可以坐在沙发上陪我看电视呢。”

“那它要努力了。”

“我能带它去比赛吗?”

“我想这不合适。”

“求求你了……”

小贵宾犬用湿漉漉的纽扣一般的圆眼睛看向维恰求助,它真的很想回到地面上。维恰洗澡的时候,它被装在洗衣篮里。湿润的空气,带有玫瑰香气的水雾刺激了黑黝黝的鼻子,它跌跌撞撞地爬了出来。

模糊的毛玻璃后,有一双漂亮的白皙脚腕在来回挪动着。维恰哼着歌,揉搓着刚刚剪短的头发。小贵宾犬踩在脚垫上,嗅了嗅淡黄色的混纺毛,焦急地绕着洗手台下的排水管打转。最后,它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蜷起后腿,哆哆嗦嗦地在脚垫上撒了泼尿。

用不了多久,这只小狗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它会把卷纸撕得满地都是,它会趁着主人不在的时候偷偷喝马桶里的水,它会爱上公园里的小母狗。

它出于本能地蹬了蹬后腿,顶开浴室的门,悄悄溜了出去。

维恰拂去脸上的水帘,对一切浑然不知。他围上浴巾,拉开淋浴间的门,看着面前的黄色尿渍皱起眉头。维恰翘着手指将脚垫拎起来扔进了洗衣机,熟练地操作起来,轰鸣声作响,他回到卧室,看到勇利正坐在暖黄的灯光下,挠小狗的肚子。

“我想好了,我要叫他玛卡钦。”

“嗯?”

“它让我回想起一些往事。”维恰扬了扬形状优美的眉毛。他曾经把咖啡撒在了祖母名贵的地毯上,后来不得不用颜料把那块重新涂白。

维恰抱起玛卡钦,把它送回狗窝当中。然后爬上床,欺身勾住勇利的脖子,温柔地拉起他的睡衣。

“谢谢你,勇利。”维恰吻住他的嘴唇,“我爱你。”

“维恰。”

“以我的年龄对你说这种话是不是太没有分量了,但是我爱你。”

他用双腿夹住勇利的腰,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少年的身体温暖而柔软,勇利摸着维恰的脊背,感觉到突起的脊椎就像带着花刺的玫瑰茎。他的身上有一股带有体温的玫瑰花味。

“你一定不会知道,我甚至因为太沉浸于这段感情而讨厌自己。”

维恰年少而单纯,但并不幼稚。他知道自己于勇利而言,不过是那个在街边想要被人领走的少年,再到后来无家可归,坠入爱河。维恰知道他向勇利展现了自己全部的脆弱、胆怯和软肋,他迫切地想要勇利迷上他,甚至试图用身体锁住勇利。

他感到焦急不安,勇利大了他几乎十岁,勇利总能看穿他的全部,可他只能看透对方的四五成,未来有太多的不定数。维恰不知二人能够在将来继续享受这段感情多久,但他已经无法忍受寂寞,想要把自己全部献给勇利。

“我也爱你。”

勇利揉着维恰漂亮的唇瓣。他们俩鼻尖抵着鼻尖,额头相贴。

“去比赛吧,然后回到我身边。”

“你看着我……在赛场上的时候,你要看着我……”

维恰的眼睛就像平静温柔的海面。勇利把维恰搂在身边,然后关上了灯。临行前的一夜,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对爱情的饥渴,两个人都没能睡得安稳。勇利半睡半醒间感觉维恰的手在抚摸他的身体,按住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小玛卡钦刚刚断奶,正在窝里哼哼,想念它的母亲。

勇利握住维恰的手,把它们按在床上,然后吻醒了维恰。维恰扒弄下自己的内裤,朝勇利分开双腿。

两人粘腻地贴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天开始蒙蒙亮了。

勇利替俄罗斯选手准备了临行前的早餐,维恰眯着眼睛把洗漱用品收进行李箱,补充了能量,稍微清醒过来。专车已经停在楼下,维恰垫脚深吻勇利,提着行李箱下楼,身影消失在闭合的电梯金属门之间。

维恰对勇利的不舍留恋只持续到他登上大巴车,见到坐得满满当当的队友和教练,他深呼了口气,精神紧绷起来。

维恰挑了个靠窗的座位,戴上耳机,打算在上飞机前让内心沉静下来。后排的助教用保温瓶给他倒了咖啡,汽车行驶了一会儿,停在了公交站前,又一位女冰舞运动员上了车,坐在了维恰旁边的位置。

“嘿!维克多,我可是你的粉丝!来拍张照吧!”

维恰笑嘻嘻地凑到镜头下面,摆了个鬼脸。在外人面前,他丝毫不见勇利身边时特有的忧郁与阴柔,反而表现出惊人的神采与魅力。英俊的维克多早就在社交平台上人气爆棚,这张照片一经流出,甚至带动了女选手的人气。无数的追随者在维恰的生活动态下留言,为他加油祈福。

他的手机里堆满了消息,有粉丝为他剪辑的视频,有被PS成各种素材和表情包的杂志和生活照。甚至出现了应援团主页,用他的照片和语录自制了各种各样的周边产品。有的杜撰他与克里斯之间缠绵悱恻的搭档情,也有人觉得他跟一位奥地利选手在一起的画风更和谐,甚至有两帮人马为此而大打出手。最令维恰哭笑不得的是,他们会因为裁判给维恰的判分不公而去攻击声讨其他的选手,在比赛后的晚宴上,维恰和他的对手翻着网络上的骂战哈哈大笑。

运动员的心思都专一而单纯,他们不会被外界的杂音困扰。媒体扭曲、夸大了他们的初心,而事实上比起他们付出的汗水,这一点流言蜚语根本不足挂齿。

一直以来,维恰对于这一切表现得淡然和礼貌。此时,他避开上千条的消息提醒,悄悄地点来了勇利的主页,看见活跃的玛卡钦在撕咬沙发流苏的照片。

他们到了机场,跟随团体办理了手续。维恰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他知道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便要面对紧张的比赛和媒体的闪光灯了。

酒店不算奢华,但是干净舒适,维恰自拍了两张给勇利发了过去。比赛期间的膳食完全由随队厨师负责,维恰还炫耀了晚餐。勇利的回复很慢,就跟他的性格一样。同样今年俄罗斯队由青年组转成人组的格奥尔基顶了顶维恰的胳膊。

“你的女朋友?真够冷淡的。”

“我觉得还好啊,我们从昨天开始养狗了,他大概正在忙吧。”

下午他们前往冰场。

俄罗斯队的到场给在冰上练习的所有选手到来了压力。这群身穿着红白款式运动服的年轻人当中,一个银灰色短发的少年将全场尽收眼底。他温良而谦和,却不知不觉间给人带来了压力,这就是雅科夫一手捧起的新星。

维恰的节目构成在私下里已经走漏了风声,他还不到十七岁,五个四周跳,在场的运动员都以拭目以待的眼光好奇地看着他。维恰太与众不同了,出色的外表,灵动的气质,在之前的比赛里他也充分地证明了自己的努力和才华。

维恰拉起皮筋想要扎头发,才回味过来自己已经失去了长发。他戴上手套、换上冰鞋,走到雅科夫身边。

“这里的气氛可真让我不舒服。”

“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你给他们造成威胁了。”

场上的日本和中国选手居多,日本队作为东道主,并不惧惮维恰的存在。

“我……”维恰咧嘴笑了笑,“他们最好祈祷,后天不会在场上输得太惨!”

他左腿一蹬地,张开双臂让气流穿过指缝,滑向冰面中央。



TBC.

我的简书被封号了啦,以后那种剧情都微博见哟

 
评论(21)
热度(93)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