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 Chapel
极度玻璃心矫情逼的同人博客,一切bp揪细节bug与不礼貌发言都会被拉黑处理。
简书被封,请走wb@笛耳耳耳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帮我点个小红心吧!
 

《​#维勇恐怖向#蛇夫岛 12(完结)》

*恐怖向!恐怖向维勇!

*维非DT,勇DT,无不洁描写

*轻度恐怖(暂定),中度OOC,重度悬疑

*存在角色崩坏与三观扭曲

*存在官能描写,弱化走心,走心文请移步: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这个文有第0章,请从第0章开始阅读w



12.

返航日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与胜生勇利举行了一场小型而短促的葬礼。

即将永远离开这个庇护的港湾,胜生勇利将父亲的照片摆在放有兰花盆景的矮柜上,虔诚地下跪,双手合十向其参拜。

维克多蹲在他的身后,最后检查着两个人的行李。能够用来当做武器的,少之又少。他从厨房里找出一把用来切牛大骨的刀,插在军绿色的行李背囊侧边。还有一把勇利家收藏的打刀,远不如维克多见过的田中手中的那把修长锋利,年代久远,恐怕用来砍木头都能折断,出于保险,同样别在腰间防身。

“日本人会将亲人埋在自家的庭院里,供奉三代之后,升入神社,与神明同等,由周围的百姓供奉。”

“是这样吗?”勇利快速地用衣袖拭去泪水,“只可惜在这里并没有那种待遇,我的亲人尸骨无存,此刻恐怕已经被邪恶的胃液融化了。”

勇利按照维克多的吩咐换上了一身便装,想要到达码头,要穿过一片田野,与半公里的沼泽森林。穿着二齿木屐在湿地里前行,必然会因为双脚陷入泥泞而耽搁速度,尤里没有带走的一双胶鞋派上了用场。

在出发之前,他们接吻,就当做是一场预先的告别。如果谁死在了逃亡的路上,这将是最后一吻。勇利的眼中依旧留存着茫然和优柔,这是最让维克多担心的。

借着太阳升上山峦的第一道光芒,他们踏上了昏暗的前程。勇利快步跟在维克多身后,在曲折的小道间穿行,两旁是门户紧闭的民居,屋檐上还点缀着猩红的装饰物。他在这里出生长大,却对每一条道路和每一户人家陌生到只能紧跟着维克多才不至于在迷宫般的弧形道路中迷失。

“我们在哪?”勇利每走一步,背包里的金属器材都会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心怀不安,他接着问,“你熟悉去码头的路吗,维克多?我们没有走错?”

他们登上了岛上的一处高地,能够俯瞰整个城镇。勇利通过那片湖水确认了自己家的位置,那栋永远一半隐藏在山体阴影中的小楼,相对于密密麻麻规整排列的淡灰色民居,显得是那么孤独突兀。

“当然,前面就是沼泽地,注意你的脚下。”

他最后朝着那栋小楼和宁静的庭院做了沉默的告别。再回首,维克多已经停下了脚步,勇利的视线穿过维克多宽阔的肩,看到站在他们面前的人群。

勇利认出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住持、田中、医生,还有曾经尝试袭击他的人,以及在他年幼时来到家里掳走父亲的村民。时间没有在勇利的躯体上剥夺走任何代价,却让这些罪犯衰老、病弱,并且逐渐被驱逐出人形,变成只能在林间徘徊的恐怖怪物。

维克多下意识地将勇利掩护在身后,带着他后退,一手同时摸向了腰间的刀。

他们无声地伫立着,甚至在朝他们逼近的时候,脚下几乎没有发出落叶被踩碎的声音。维克多捏在勇利大臂上的手有力而僵硬,勇利能从力度中感受到他的紧张。

“就算他们用我来威胁你,也不要妥协。”

维克多低声说。

“什么?”

“答应我!”

“我答应你……”

田中的脸上挂着难以言喻的笑容,维克多也跟着笑起来。他大张着嘴将两排森白的牙齿全部撸了出来,甚至堪称狂妄。也许战争中摆出狂妄猖獗姿态的一方反而缺乏战力,维克多本能地摆出了人类示威的姿势,将刀横在自己身前。

相比之下,田中镇定地看待异邦人慌乱的作秀。他越过了维克多,直接朝勇利对话。

“回来吧,孩子。”

“我要带他离开。”

维克多代为回答。

“那边的世界并不属于你,只有这座岛才有你的安身之处。”

“不要听他的说的,勇利。我们要离开了,渡轮还有三十分钟就到了,我们要尽快赶到码头去。”

“那里是你不敢设想的地狱……成排的楼房,密密麻麻的人群,烟囱、车辆、工业……哪里的资源有限,哪里就有战争。他们并非善良,就连你身边这个男人,也不过是被情爱和好奇心虏获的奴隶。”

“住口!”

“他们会抓住你!”田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盖过维克多的声音,仿佛一声惊雷,降临在众人头上。他的面色已经涨得黑紫,愤怒使得他的嘴角苍白外翻,“在这里起码你会为奉献而死,那里没有你的信仰,你为无物而死!”

勇利半张着嘴唇迈出半步,仿佛是要辩解,也仿佛在认同。维克多敏捷地阻止了勇利的动作。

“你答应过我!”

他揪住勇利的衣领,狠狠地揍向他的脸,以至于勇利仄歪着倒在地上。维克多野蛮地将勇利拉扯起来,与人群拉开距离,将他带进树林里。

“跑起来!勇利,我们要离开这了!”

“维克多……”

“跑!”维克多不断地推搡着他,“你能闻到咸味吗,朝着气味的方向跑,你就能见到海岸了。我留下断后。”他拉扯着勇利的头发,让彼此额头相抵,“你有自己的信仰,是吗?我也有我的。人为了生存,做出任何行为都不为过。我为了活命可以抛弃信仰,现在是你为了活下去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可我不能留下你一个人……”

“我随后就跟上,快跑!”

维克多看着勇利笨拙的背影渐渐消失,用酒精点燃树枝,让林火逐渐在灌木丛见蔓延开。辛辣的灰烟瞬间弥漫起来,烟尘呛入肺部,让支气管又蠢蠢欲动起来。维克多掰开药剂导入口中,朝着勇利离开的方向追赶。

绿意仿佛没有尽头,他只能拖着沉重的脚步不断地前进。勇利经过的路上,草丛暂时被踩出了印子,给维克多留下了指示。终于,林间的光线渐渐强烈起来,出口就在眼前。维克多跑上沙滩,在他身后的数百米,人潮如同蝗虫般席卷而来。

他看到了那象征着希望的小船,勇利就站在甲板上,风吹乱了他的短发。勇利露出惊喜的表情,朝维克多大喊着。维克多为了加快脚步,不得不舍弃了背包,他跑入浅浅的海水中,握住勇利伸来的手,被拉上了渡轮。

“开船!快点!快点!”

维克多扯着沙哑的嗓子大喊着,此时,疯狂的人群已经冲上了码头,头几个几乎要碰到船头,维克多用逃生船桨捣向他们的头颅。

“再快点,勇利,到船舱里面去!”

越来越多的人如同病毒一样,侵染上来,他们越过维克多,抓住了勇利,将他压在地上。渡轮已经离开了码头,还有人在游泳追赶。三五个有力的壮年将勇利拦腰扛起,想要将他扔下船,甚至有人开始趁乱啃咬勇利裸露的皮肤。

“嗨!!!!”

维克多发出一声大喊,所有人不由得停下动作,望向他。

他站在船头上,将一个小小的透明玻璃瓶高举在手中。那里面装着几毫升浑浊的液体,但所有人看到的时候,眼中都露出了贪婪的凶光。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拿去吧!”

维克多拔掉瓶塞,将其投掷进大海当中。人群突然转移了方向,他们丢下勇利,去追求那几滴污秽的体液。勇利吃惊地看着那些人像是淘金似的爬伏在海水中摸索,甚至有人直接将海水捧起饮下。有人捡到了那个已经空空如也的玻璃瓶,随之厮打起来。

维克多的头在混乱中被砸破,殷红的血丝沿着鬓角流了下来,他将勇利带入船舱,突然发现驾驶室中空无一人。

“怎么可能?”

“发生了什么?”

“驾驶的人不见了。”

维克多抹去脸上黏痒的血迹,紧咬嘴唇。

“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船员。我们要靠自己了,但愿这玩意不比开车难多少。”

他们遭遇了风暴,经过三天的航行,弹尽粮绝,最终驶入濑户内海。

渔船接引了他们,踏上另一艘返程船的那刻,维克多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世界将近一年了。

之后的一切,变得无聊而复杂。维克多受到多方审讯,他丢失了大半资料,无法验证自身说辞的真伪。毕竟,没有人愿意相信一个不存在于地图上的小岛,更别提那神秘的原始社会了。

而勇利,一个没有任何身份信息的空白人,被在无数政府机构之间辗转。维克多不断地跟监控他的人重复,勇利的免疫系统不同于常人,如果不将他隔离观察,他很可能会死于流行感冒。

维克多被排除嫌疑后重获自由,立即联系了俄罗斯政府中的熟人,为勇利打通关系,引渡到俄罗斯,建立身份。他将勇利暂时安置在自己的公寓当中,回到学院,那个哈萨克斯坦少年捏着累积一年的厚厚信件,来到了维克多狭窄朝阴的新办公室。同一天,维克多在清理杂物的时候,见到了克里斯。

在继承雅科夫的事业一年后,克里斯变得成熟稳重起来。他与维克多之间没有争吵,站立在办公室对立的两个角落里。克里斯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举着速溶咖啡。

“你的品位依旧那么糟糕。”

“是的……你说的不错,维克多。在我这个位置上,一切都变得一沉不变了。”

“别净说让我嫉妒的话。”

“那个人现在跟你住在一起吗?我是说那个没有国籍的男人,很多人对他很感兴趣……”

“对此,恕我无可奉告。”

“维克多,我相信你。你说的一切,我都相信。也许我们俩在事业上是敌人,但同样作为学者,我了解你,也尊重你。”

“那我得感谢你,克里斯。我明天就要出城了。”

“去哪?”

“不必挂记,我也许会在欧洲找一个小镇子,隐居起来。”

“那就……祝愿我们下次相聚时,你一切都好。”

克里斯举起咖啡杯,祝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在之后的许多年里,维克多依旧时不时会梦到在蛇夫岛上发生的一切。它仿佛一个诅咒,让维克多一直魂牵梦萦。

他和勇利的家坐落在人烟稀少的山间,那里适合让维克多慢慢整理自己的研究,也有助于勇利渐渐适应生活。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生活在真实而平庸的世界里。有时他在半夜醒来,看到勇利在身边沉睡;有时他在火炉边,教勇利英语和希伯来语;有时他带着狗在森林中狩猎,草丛中闪过可疑的影子;有时他推着购物车在超市中漫步,迷失在高大的货架之间。一个模糊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维克多想自己是幻听了。他最近的休息不佳,导致精神过度紧张。

直到很多年后,一个对神秘宗教极度痴迷的美国青年,带着狂妄的幻想,打听到了维克多的消息。他带着缜密而具有说服力的腹稿,朝着雪山山腰上的一处灯火攀爬。

让·雅克·勒鲁瓦发誓要打动维克多,让他带这自己回到那个地处热带的神秘岛屿……


FIN.

本子中会包含这个文的续篇《重返蛇夫岛》

有关于勇利一族的诞生和生命神的真相都会被揭开,好奇的读者欢迎购入。

过段时间发宣传。

最后安利一下之前出过的一个也是微悬疑的维勇本:参加北京YOI-only后大概就完售了

(自卖自夸!)

最后!非常感谢各位的追读,我也是够拖延症的!如果喜欢这篇文的话,欢迎用评砸我!

 
评论(12)
热度(80)
© Tub Chapel/Powered by LOFTER